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學業/職涯 » 林雅凡博士>> 3回合自評,檢驗你對讀研究所的期待
林雅凡博士>> 3回合自評,檢驗你對讀研究所的期待
林雅凡博士>> 3回合自評,檢驗你對讀研究所的期待

林雅凡博士>> 3回合自評,檢驗你對讀研究所的期待

文|林雅凡   攝影|編輯部

林雅凡

林雅凡

台大化學系博士,曾在台大化學系擔任講師三年,並赴日本京都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兩年。除了化學研究,也從事科教活動設計與科普文章寫作。喜歡做研究,也喜歡教書。

曾希望成為一名科技記者;卻因高二那年化學段考23分的全校最低分衝擊,發憤搞懂化學,高三畢業那年以第一志願考入台大化學系。曾夢想藉由劇本創作刻劃人性;卻因大三那年受《火星上的人類學家》一書啟發,決定回歸學習科學。


「我想要找一個研究室,能學到與未來工作相關的技術,使我能有進入職場的先修預備。到底什麼樣的實驗室專題,能讓我畢業後進入好公司?」一個灰頭土臉過完第一學期的碩士生,向我提出這樣的疑問。

「那麼,什麼是你理想中的『未來工作』?對你而言,什麼叫做「好公司」呢?」這位學生支吾了半天答不出來,最後他帶著挫折與茫然離開。

其實這個學生的提問,也是不少莘莘學子的心聲。不過,從這樣的對話中不難發現,關於踏入社會的議題:該找什麼工作、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等等,都涉及個人的獨特性,沒有標準答案能夠依循。

如果我們期待研究所教育能依個人對未來規劃的特殊性而教導,未來所需要的每一種知識都能在課堂學習獲得,一定會大失所望;也會發現,努力得到100個博士學位,都不足以應付變化萬千的社會。如果以「期待教授告訴我們該怎麼做」的方式讀研究所,不僅不會快樂,「對於自我能力懷疑的空虛感」也不會因為拿到了文憑就消失。

第一回合:文憑vs.實力大PK

文憑是一回事,實力又是另一回事。對我而言,清楚知道自己有實力在社會生存並有所作為,會帶來真實的成就感;而「文憑」不只代表學歷,更象徵著社會期待與責任。當我們聽到某某博碩士時對他的想像,很可能也就是我們拿到博碩士學位後,別人對我們的期許。縱然學歷可能帶來更高的起薪,但相對也需要背負更大的責任。如果我們的文憑有名無實,學歷極可能成為進入社會的絆腳石。

關於「實力」,我則把它定義為:「毋需靠外來的評價,而在心中有個客觀、值得採信的定準,能去評價自己、團隊、甚或他人所做的對錯優劣,並在每次失敗中,找到修正的方向;藉由每次的成功,找到下一個里程碑。」研究所學習的目的在於透過求知累積實力,進而在知識的深度與廣度上不斷自我成長。「實力」包含了很多向度的培養:諸如專業知識的精進、吸收新資訊的能力、提出好問題並嘗試解決、表達溝通能力、歸納與演繹的訓練、判斷與應用的訓練­……等等。更言簡意賅地說,我認為研究所對於實力的養成,在於「各種思考力」的訓練:批判性、整合性、創造性……等等。

所以,「進入研究所學習」,在心態上是需要準備的。起碼它絕對不是逃避出社會、或尚未完全釐清自己未來方向時的避難所——如果這是你的想法,請小心這個避難所可能招致更大的災難,因為如果沒有改變態度,當初的問題不會解決,新的茫然與壓力更可能雪上加霜。

更積極地,應該鼓勵自己,跳脫過去對教室學習的認知,找到新的方式,學習如何學習。當我們正視「學習是什麼?」,會發現:考試有捷徑、通過面試有撇步,做學問、解決問題、甚或認識自己的實力等等卻沒有捷徑與盡頭。如果處處追求標準答案,則可能面臨「找到很多標準答案,卻沒有一個適用在自己身上」的窘境。

第二回合:用自主學習力抗填鴨教育習慣

「學習如何學習」是自一個體開始學習之時,就該不斷去探索追求的。學習的方式有很多,隨著年齡與知識的累進,各種學習方式所佔的比重會有所不同,越是高等教育,自主學習的比例越高。「自主學習」的能力與習慣,能幫助我們適應社會並有好的成就表現。但礙於亞洲教育系統,直到大學,除了課堂上的講授,學生鮮少能體現學習的不同面向,導致許多人進入研究所後感到無所適從。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下,多數人評價自己能力的標準多半以考試成績的優劣為依據,對自己能力的認識因此也不夠全面。

如何達到「自主學習」?「找到合適自己的步調和方法」永遠是王道。這句話聽起來很老套,卻是破除尋求「標準答案」的第一步。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都有適宜自己成長的一套方式,唯有花時間心力去認識自己,才能真正規劃出適合自己的成長計畫與方向。此外不要怕犯錯,並且勇於嘗試。錯誤也是檢驗真理的一種方式,重要的是在錯誤中學習;而嘗試新事物使大腦能以接受新刺激,調整舊有的習慣,融入新方法,建立新平衡。

至於自主學習的內涵,則正如培根所言:「閱讀使人豐富,談論使人成熟,寫作使人精確。」

  1. 閱讀:尋找自己的教科書
  2. 互動式學習:尋找自己的老師
  3. 筆記與寫作:尋找自己的思維

「自行閱讀」對大部分大學生來說似乎不容易,不少學生期待老師提供上課投影片以利下載;許多學生從不自己讀教科書,而沿襲高中習慣,只讀老師提供的大綱重點,配合習題演練,用這樣的方法,應付期中期末考得宜。這樣讀書可能很省時,卻看不到每個方法原理演進的來龍去脈、推導證明或探討的細節;讀書少了自己消化、反芻、歸納重點的步驟,也就少了思考訓練的環節。「閱讀」絕對是汲取知識非常重要的管道,如果廣泛閱讀,你可能也會發現,同樣的理論,不同的作者卻用不同的方式說明、推導,而閱讀這些不同的觀點,會增進我們的視野,對事物具備越多視野,會擴充我們思考的「資料庫」。

學會閱讀是轉化學習的第一步,因為在研究所中將實際面臨一個問題:「什麼是我的教科書?」每一學科都有包羅萬象的專業領域,每個研究室、甚或同個研究室的不同研究主題所涉獵的專業領域也多有不同,學生不再能冀望老師指定某本教科書或參考書,當作治學的聖經。因此得透過自行閱讀,找到自己的參考資料;並在大量閱讀之後,藉由統整、分析、與歸納,輔以透過研究加以應用,才能真正內化成自己的學問。

在研究所的課程中,討論課是相當重要的一環。透過討論課,研究生間能相互分享文獻資料、研究成果與心得。在交流的過程,我們也學習藉由提出好問題,加深討論,得到觀點;藉由答辯、講演或教授,來檢視自己對學問的理解程度。除了團隊學習所帶來的樂趣之外,不同特質的夥伴能帶來不同的益處。藉由學習他人分析問題的不同角度,我們獲得更多元認知事物的面向;也藉由討論更進一步檢驗自己的閱讀能力。從這個向度來看,「自主學習」使我們在所在環境中,尋找自己的老師,當然另一方面,我們也扮演著老師的角色,進而達到「教學相長」。

許多人對「製作報告」這項工作並不陌生,其好玩之處在於必須思考「報告欲傳達給人的中心議題與故事」,進而將之有系統、具邏輯地娓娓道出。透過報告,藉以尋索對研究議題更深入的思維,畫龍點睛指出研究的新穎性與重要性,以自信與證據說服他人接受此嶄新的成果或發現--除了文字表達力,還有判斷力、理解力、和創造力的訓練。

第三回合:與茫然共處才可能突破重圍

不少人在進入研究所後感到茫然,也許因為研究所和大學教育之間的落差,也或許研究所提供的職場資訊與實質訓練並不多,然而我想說的是,當進入一個多元、需要自己去尋獲答案的世界,「與茫然共處」是一項必要的學習。唯有忍受得住茫然,才能通往創新。依賴心使我們想要從別人的經驗法則中找到捷徑;但社會也在仰賴著我們創造出另一個值得參考的人生範本。「與眾不同」是任一獨一無二個體的本能,卻也是挑戰。這當中需要攀越的最大障壁即是「茫然」。

研究本身就是一項需要獨立思考的工作,它的本質豐富而獨特,投身其中必定面臨許多未知的挑戰,而這些困難很可能求助無門,讓研究陷入低潮期。但我們往往會在這樣的壓力期思考得更深、學習得更多——不僅是知識上、生活上,也在情緒上。這期間彷若一段蟄伏期,藉此醞釀涵養自己的能力,直到豁然開朗、問題迎刃而解的一刻。而經歷茫然、渡過低潮、享受成果的過程,是研究生活中精緻美妙的高峰經驗與價值。許多研究者津津樂道的,往往不是最後燦爛的豐收,而是突破困境的過程。

因此,讀研究所的意義說穿了,是透過研究的過程,訓練治學、做事的態度——對於求真、求知的認真與熱誠;也加深、加廣我們的思考力,化被動為主動,進而追求創造新知識的可能。與其巴望研究所是架接學校生活與職場的那一座橋,不如企盼它啟迪我們,在現有知識能力與新學問技術之間築橋的方法,使我們面對瞬息萬變的世界,能勇敢跨越、探索未知。

如果你對這豐富的知識殿堂有所嚮往,請放棄在巢中作為一隻嗷嗷待哺幼鳥的希望,勇敢展翅,盡其所能,為自己謀生——飛翔,然後遇見藍天。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DSF9030

研究所生活怎麼過?在浮動生活中找到堅定的自己

林雅凡 台大化學系博士,曾在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