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 24 十月 2019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北市大動藝] 張家贏 模特兒是一種哲學

[北市大動藝] 張家贏 模特兒是一種哲學

採訪撰文|蘇 緯  圖片提供|張家贏

張家贏

張家贏
上大學前,他是沒有任何舞台表演背景的球員,憑著興趣與初生之犢的勇敢,以素人之姿考進運動藝術學系。曾被指導教授責備「不要浪費時間」,他卻以運動員的精神堅持下來;經過無數練習、反省、改進,2013年他在北京擊敗2萬人,獲得「新面孔國際男模大賽冠軍」。
頂著冠軍的榮耀,認真的張家贏還是認為自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為了展現最好的自己,他努力執行著「由內而外的全人雕塑計畫」─培養內涵、精進語言能力、努力健身、控制營養,期盼未來繼續登上國際伸展台發光。


每天早上7點起床,一週有三天8點到學校上整天的課,下午6點下課後到學校的健身房運動2個小時。晚上8點吃些東西,然後回家。

早起上課,對大部分的大學生來說是不容易的事情,規律的運動也是。而這樣的生活,是臺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模特兒組學生的尋常一天。紀律清楚、執行到底是必要的精神。

這是國內第一所創設科系訓練模特兒人才的大學校院,至今已8年。台灣的模特兒產業看似蓬勃發展,也許你會問,業界的資源還不夠嗎?模特兒訓練為什麼會在大學校園成為一門主修?對此,模特兒組指導教授王家玄博士提出一個重點:「國內對模特兒其實存在很多混亂的迷思,我們做的事情是把模特兒訓練的思維導正──經紀公司是以營利為導向,不會花太多資源作教育訓練;我們的教學則是朝向國內線上及國際參賽標準兩個目標並進,按照學生個人的條件、定位,提供適性、完整的訓練。」他進一步分析:「在對模特兒的需求上,台灣本土市場偏好漂亮、偶像派的外型,身高需求相對比較低;而國際伸展台則喜歡有特色的相貌,現在國際伸展台上女生的身高基本標在177公分以上,男生則在188-193公分之間。」國際伸展台模特兒的養成,從14歲開始,到30歲左右退休;通常參加國際模特兒大賽的年齡限制為22歲以下,在台灣,像臺北市立大學動藝系這樣正規的模特兒訓練,是從大一入學,也就是18歲才開始,雖起步較晚,但系統性的教學、精益求精的演練,卻讓這裡的學生在國際大型比賽中,仍能佔據一席之地。師承王家玄教授,2013年在北京擊敗2萬人,獲得「新面孔國際男模大賽冠軍」的張家贏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模特兒表演是一種內涵的展現,因此,在運動藝術學系,學生們與指導教授的關係不只在學業知識上,指導教授也很關心學生們的工作、日常生活、品格發展。圖為訪問當天課堂上,王家玄教授與同學們分享工作與學習應具備的專業態度。
模特兒表演是一種內涵的展現,因此,在運動藝術學系,學生們與指導教授的關係不只在學業知識上,指導教授也很關心學生們的工作、日常生活、品格發展。圖為訪問當天課堂上,王家玄教授與同學們分享工作與學習應具備的專業態度。

從一張海報開始的夢想之路

現在就讀大三的張家贏已經看起來很有模特兒的架勢,他正努力精進語言能力,以備日後往國際伸展台發展;但其實,在高中畢業之前,他完全沒有受過相關的訓練:「我從小就是讀書、打籃球。我念普通高中,國中之前都讀體育班,高中就是參加籃球校隊。高二那年暑假,因為在路上看到一個模特兒比賽的海報,想說,欸!可以來報名試試看。」毫無經驗的素人張家贏,沒有人指導,也沒有得到好名次,這個嘗試卻開啟了他對模特兒之路的憧憬。

隔年,他報考了臺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模特兒組,回想這段升學過程,張家贏說自己曾經歷過一陣家庭革命:「來考的時候,我其實是瞞著家人的。家裡人都滿反對念這個的,爸爸是公務員,他希望我們也能有穩定的工作。我自己上網填了單獨招生的報名表,送出去,初審通過,就來台北面試。」很幸運地,他獲得了通往夢想的門票,成功進入「運動藝術學系」。

當運動遇見藝術

這個科系在國內獨一無二,運動與藝術這兩個詞彙讓人感覺衝突;卻著實有著難以分割的關係。尤其近年來,流行舞蹈、時尚模特兒、會展產業及創新表演藝術蓬勃發展之際,「力」與「美」的結合儼然備受注目。除了培育像張家贏這樣的模特兒人才之外,運動藝術學系還設有民俗運動、特技舞蹈、街舞等組別。

一般人對專業模特兒訓練的想像,可能停留在走台步、整體造型相關的學習,但除此之外,除了大量與運動相關的必修課程(運動生理學、心理學、解剖學、生物力學等),其他像是劇場管理、身體文化、數位影音製作等與表演相關的學/術科,也是在運動藝術學系不可或缺的。

對於所學,張家贏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我的課表安排都和同學不太一樣,很多人會選容易過的課,但我會選我自己真的有興趣的。」在所有課程中,「肌力訓練」是運動員出身的張家贏最喜歡、也進步最多的一門課,他說:「上大學以後我才開始接觸健身,現在也成為我的生活習慣之一。」而以芭蕾、現代舞為主調的舞蹈課則是他自認最不上手的。

141002_27350 141002_27381 141002_27387

模特兒的外型,運動員的個性

相較於許多出身高中舞蹈科、戲劇科的同學;過去就讀普通高中的張家贏在上大學前從未接受過表演藝術相關的訓練,他坦言:「剛上大學的時候遇到滿多障礙的,什麼都不懂,看見同儕的表現,挫折感其實滿大的。」

由於在課堂上,教授常會安排專業攝影師隨班攝影,且會隨即根據照片逐一檢討講評─「有圖有真相」,體格與身材很重要,走台步時對預設的情境有沒有好的揣摩、能不能給出合適的表情與眼神,都會在照片中呈現得一清二楚。張家贏說:「大一的時候老師曾經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跟我講過一句比較重的話,他叫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這個不留情面的負評曾經重挫他的士氣,卻也帶來了一股動力,張家贏告訴自己,不管別人說什麼,一定,一定要更努力。

但辛勤耕耘總會有收穫的,幾個月後的某天,一個簡單卻踏實的邀請給了努力的張家贏最大的肯定,王家玄老師說:「家贏,明年我要帶你去比賽,你自己要好好準備。」「那次去比賽,我就準備了大約1年。」大二那年冬天,張家贏踏上北京的土地,贏了大獎回來。分析勝出的原因,王家玄教授說:「比起其他參賽者,我們經過一年多的訓練,張家贏的台步走法、氣勢、自信及身體的穩定性,都有優勢在。」

從素人到國際大賽的冠軍,張家贏回顧自己的成長,說:「我覺得我滿自律的,對自己要求滿高的,一個禮拜7天,我一定要運動5天以上,其實以前就已經有這種習慣,但是上大學以後更穩定了。」他認為,讓自己的表現更自然、更理想,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地練習:「我也會請朋友拿手機幫我拍照,或者對著鏡子練習;我也會透過不斷運動來紓解壓力。」照鏡子、對鏡子裡的自己說話,是主修模特兒的學生日常生活中不可少的部分,張家贏開始感到比較克服舞台的恐懼,是在比賽得獎之後:「因為得到了認可,就越來越好。」「要給自己鼓勵啦!我會看著鏡子在心裡告訴自己:『我很帥。』」他有些害羞地補充道,因為必須真心喜歡、接納自己的樣子,但又不能太過自戀,才會有好的表現。

按照教授為每位同學評估開立的「雕塑處方」,現在的張家贏每天至少要做200個仰臥起坐、握推、跑步3000公尺、游泳半小時每週1、2次,每天不攝取超過2000卡的熱量、不喝含糖飲料。要練成理想的模特兒身段,對於營養就要斤斤計較,「以前打球的時候,吃什麼都沒差,反正一下就消化了!」但為了鍛鍊身材,就必須多所忍耐,張家贏說:「最痛苦的應該是不能吃飯吧!」自評「很愛吃白飯」的張家贏必須在晚餐時段禁戒澱粉類食物,為了滿足營養的需求,他開始練習自己煮食,有時候買些牛排自己煎著吃,有時候食材只能用水煮。不過「當然偶爾跟朋友出去的時候,還是會小小破戒啦!」這種精實的生活型態實行起來並不容易,張家贏坦言:「並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努力尋求突破的他,今年年底還要再次前進上海,挑戰國際性的比賽。

曾是籃球選手,後轉戰模特兒圈,與名模林志玲同期的王家玄教授,看著一樣打籃球出身的張家贏有感而發地說:「我常常跟學生分享,一個好的模特兒必須具備『模特兒的外型,運動員的個性』。」模特兒產業需要高度抗壓的人才,王家玄教授以自身經驗分享:「我過去是運動員,我覺得不斷的失敗、不斷的反省,然後從中得到突破的力量,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所以我對許多事,不會輕言放棄;然而對我的學生,我會在他們失敗的時候去陪伴,並檢討失敗原因、鼓勵他們不要放棄,但同時又要刺激他們繼續達到設定的目標。」

2013年「新面孔國際男模大賽」牛仔、泳裝、自行車3套主題的表演中,每一套需要揣摩的情境與穿著感受都不相同;從上台到下台,每回只有不到30秒的時間,機會稍縱即逝,考驗的是參賽者的內功。
2013年「新面孔國際男模大賽」牛仔、泳裝、自行車3套主題的表演中,每一套需要揣摩的情境與穿著感受都不相同;從上台到下台,每回只有不到30秒的時間,機會稍縱即逝,考驗的是參賽者的內功。

模特兒是一種哲學

由於模特兒展演是一種「不能說話的表演」,只能透過肢體語言傳達服裝風格與身體綜合美學藝術。要展現氣質與深度,運動藝術學系的模特兒學生,不只需要具備姣好的外貌與健美身材,更需要深厚的心理素質、肢體情境之表達能力與學理知識為後盾。

在這裡,我們看見一個教育機構對模特兒訓練的堅持,以及一份美好的信念與遠景─一位專業的模特兒,在具備優秀個人特質與豐富表達能力之餘,還須建構對服裝材質、身體控制、節奏律動、運動、營養、藝術、品牌、舞台空間、編導、動線、燈光、音樂等方面的美學素養。「對我來說,模特兒是一種哲學,這也是我們想要傳達給學生的。」王家玄教授如此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