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24 八月 2019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師大人發] 吳暄瑜 從家的視角看每件事
[師大人發] 吳暄瑜 從家的視角看每件事
[師大人發] 吳暄瑜 從家的視角看每件事

[師大人發] 吳暄瑜 從家的視角看每件事

採訪撰文|蘇 緯  圖片提供|吳暄瑜

吳暄瑜

吳暄瑜

大學時她在歷史系漸漸認識自己的興趣:「故事性的東西對我而言比較有吸引力。」此外,她透過廣泛的修課,探索心理學、社會學等領域,她說:「我特別喜歡家人之間的故事,而這些領域很多討論最終都會回到愛情、親情這些家人關係上。」因此,她進入人發所攻讀家庭生活教育,在這裡,被老師和同學的熱情點燃。

目前她正在進行關於台灣人晚婚現象的研究,自許未來「不論從事什麼工作,一定會帶著家庭的觀點!」


吳暄瑜,臺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碩士班「家庭生活教育組」學生,從大學時代主修主流學科「歷史」,到研究所一頭鑽進不太有人聽過的「人發系」家庭生活教育領域,她的校系選擇經驗堪稱台灣許多學生的縮影,她說:「高中生其實不太了解大學的科系在學些什麼,通常填志願時那些分數很高的志願都會放在前面,文科就是財經、法律,老師跟家長都會希望你念那些系;可是我覺得那不適合我;我大學讀歷史系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在高中所學的科目當中最喜歡歷史。後來才知道,除了高中的學科以外,大學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的科系。」

的確,國英數史地或是物理、化學、生物這些學科在高中教育中佔據了大部分的時數,也主導了升學考試與選擇志願的機會;相對而言「家庭教育」在學校教育中則比較少被注意到─通常,它是被編排在可遇不可求的選修家政課中;或是如《家庭教育法》所規定的,出現在正式課程外,每學年下限4小時的家庭教育課程與活動、親職教育時數裡。

家庭是每個人生命的起點,也是組成社會的基本單位,家庭建構了你與我,也進而影響國家的人口狀況、人才質量,但關於「家」的種種,大多數人是在實際經歷中摸索出自己的一條路,很少有機會作系統性的學習。

與教授、同學們一同參與「台灣家庭政策國際研討會暨城市論壇」是吳暄瑜在研究所生活中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因為看見它讓家庭生活教育的推廣與落實有了新的機會。
與教授、同學們一同參與「台灣家庭政策國際研討會暨城市論壇」是吳暄瑜在研究所生活中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因為看見它讓家庭生活教育的推廣與落實有了新的機會。

發現家庭教育

當年,一門選修課意外成為吳暄瑜對「家庭生活教育」產生興趣的引子:「我修了人發系開的『婚姻與家庭』,那門課帶我們看原生家庭跟自己的互動,也講到兩性的差異、相處之道,當時我有一個男友,我們的戀情已經病入膏肓了,我就覺得課程的教導對感情中的互動有些幫助,有種希望自己更早一點上到這門課的感覺,也體會到家庭教育是很實際、很實用的學問。」

回想初識家庭生活教育的驚喜,吳暄瑜說:「人發系的前身是家政教育系,其實高中課程安排中有家政課,可是我以前都沒有學過類似的內容,我去跟教授聊:『我以前都沒有聽過這些東西,這些課很重要啊!』教授也很驚訝,說:『怎麼會沒有呢,不是都有編在課本裡嗎?』」我回家去翻高中課本,才發現真的有編耶!可是因為是選修課,剛好我的班級沒有排到,就覺得很可惜。」

「家政」的範疇,包含了食物營養與飲食文化、織品服飾、居家環境、家庭資源管理與消費、個人家庭生活發展5個部分,昔日的師大家政教育系,以培育家政教育人才為重要的目標之一;而到了民國91年,因應少子化造成師資需求減少,以及高齡化社會對家庭、社會帶來的影響,轉而以人類發展生命歷程為課程的取向基礎,並改名為「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從大學部至博士班,除了吳暄瑜所就讀的家庭生活教育組,還設有幼兒發展與教育組,以及偏向理科的營養科學與教育組。

和每個人都切身相關的學問

如果說社工、心理輔導、諮商等專業旨在解決已發生的家庭問題、面對特殊家庭的需要,家庭生活教育則偏重在預防端,目標是避免家庭問題的發生或是惡化,透過教導如何建立理想的家庭,或者是與家人的互動……等,讓家庭生活品質得以改善。「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家庭是破碎或者是有問題的,每一個人都是帶著自己的故事來到這個科系的,我覺得在人發系的學習是一個調適、療癒的過程,讓我們對於未來建立自己的家庭有一個美好的願景。」吳暄瑜說。

而現今台灣社會面對低生育率、高齡化社會的重大議題,同學們的齊心努力就顯得非常重要。「服務家庭是需要跨領域合作的事情。」吳暄瑜指出:「我的同學有家庭教育、醫護、公共衛生、有社工也有傳播背景的,這其實很重要。」

從強調以整體國家、社會、時代的巨觀觀點看事情的歷史系訓練,到面對問題常要以微觀角度檢視個體狀態的家庭生活教育領域,對也曾經歷跨領域轉折的吳暄瑜來說,不同的訓練方法使她具備分析某個時空脈絡與個人的互動關係的能力。她發現,當具有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帶著家庭生活教育的視角看待自己所在的領域,就會產生新的火花,她舉例:「一位社工在面對逃家、參與幫派的青少年時,如果只把焦點放在個案本身,可能只想到要幫助他離開偏差行為;但如果從家庭的視角來看,就是一個系統觀,可以看見這個青少年的問題可能源自於家庭功能的失靈,能從比較深層的問題處理。」「一個公司的人資部門如果有家庭的觀點,就會設立友善家庭的規定,因為家庭照顧的需要是人之常情,每個人都有可能遇到。譬如說,員工的家人生病或遭遇意外,員工需要去照顧他們,如果有彈性工時的配合就會方便很多。」

除了跨學門的互動,近兩年,該系也開始策動產、官、學三向度互動的平台─「台灣家庭政策國際研討會暨城市論壇」:「以前學術單位就是研究、發表論文;教育部就制定政策然後就執行;產業界也是自己做自己的。近年來開始比較多有認識、對話的機會。」吳暄瑜坦言,雖然徹底落實家庭教育的美好願景還有長遠的路要走,但是,起碼透過這個平台,研究、政策、實務的合作已經開啟了一扇合作的門。

5df

與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學習和生活

回想剛上大學時,吳暄瑜曾經懷一種期待:「那時候我想像中的大學生活是這樣的:大家對於自己要讀的學科都是懷抱著熱忱,上課的時候會此起彼落地討論;下課的時候大家還是走在校園裡面,抱著書,沿途繼續聊剛剛上課的內容。」但是她很快地就發現,大學生活有很多面向,課業的學習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想像中的那個畫面,始終沒有出現在她的校園生活裡。

沒想到,這個夢想卻意外實現在研究所階段:「我們同學很多是懷抱著對家庭生活教育的熱忱來的,飯桌上,我們也會劈哩啪啦很興奮地分享自己的研究內容,還有最近又讀到什麼東西、觀察到什麼現象,我有一種美夢成真的感覺,好像大家就是為了學習而來的。」吳暄瑜難掩雀躍之情地說。

也因為家庭生活教育是與所有人都切身相關的學科,吳暄瑜更體會到一種學以致用的快樂:「如果學了不能用不是很悶嗎!看到自己研究的東西,真的有可能被落實,可以對社會帶來影響,而不是只是在研究室裡面被研究而已;也看到師大的老師們真的是對於教育很專業、有使命感的,他們奮不顧身地從不管是產業界、官方努力爭取,當然內心也會被點燃,然後很想要跟著投入!」

也因此,即使現在還沒有確定畢業後要朝什麼方向發展,吳暄瑜卻能很有把握地說:「不論我從事什麼工作,我一定會帶著家庭的觀點,而且會聚焦在顧及家庭的需要上。起碼我可以自己落實,或是影響周圍的人可以落實,我覺得這是這幾年念研究所帶給我最大的改變跟收穫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