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11 七月 2020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輔大宗教] 鄭宣祈 多元價值中找到堅定信仰

[輔大宗教] 鄭宣祈 多元價值中找到堅定信仰

採訪撰文|塔 塔     圖片提供|鄭宣祈

鄭宣祈

鄭宣祈
宗教學系在多數人眼中看為冷門,她卻讀得津津有味!
國中時候對生命意義、對存在意義的尋覓,她在這裡找到了。她說:「連加恩說:『好命的孩子,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這樣,好命才有意義。』我是好命的孩子,有機會學習,可以上學,所以我的使命是幫助別人,特別是幫助青少年,可以在年輕的時候就看見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當年因大學甄選入學的6個志願只上了這1個,所以進入宗教系;如今她卻讀出興趣,竟然還想再念宗教所!


鄭宣祈,一個個子不高,卻好像有無窮志氣的女孩,目前就讀輔仁大學宗教系四年級。她是學校「彩虹服務學習志工隊」的隊長;還手腳並用擔任大一學生的國文助教和宿舍幹部,還不小心在班上排名前6名;然後還要花時間談戀愛、打工。除了在宗教系談論宗教,身為基督徒的她還投入教會的活動和服務,這個好像一天擁有48小時的女孩,在談話的過程中始終帶著燦爛、開心的笑容。她說:「我的開心,是一份超過所求所想的禮物!」而她的夢想,是幫助很多人改變生命!

「讀這個以後要做什麼?」

「學測放榜那一天,我哭了,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是用醫療幫助有需要的人,在填寫的6個志願中,唯一錄取我的卻是『輔大宗教系』。」這個看似挫折的低谷,卻成為鄭宣祈生命中意外的祝福與轉捩點。

「雖然當下心裡是難過的,但因為我不想考指考,所以還是決定認真準備第二階段的面試,當時有輔導老師介紹我認識一位輔大宗教系畢業的姊姊,透過這位姊姊的分享,我對宗教系所學比較有概念了,也漸漸接受未來就讀這個科系的可能。」面試之後,鄭宣祈以第二名的成績被錄取進入該系。

鄭宣祈的爸媽對此很開心,因為他們支持每一個她填的志願;這個結果也實現了父母原本的期待—在她所填的6個志願中,第一階段只要有1個通過就好,這樣在選擇時就不會徬徨,也不需要額外花很多時間和金錢預備第二階段的面試。因此,考上輔大宗教系之後,從家族來的壓力也是父母替鄭宣祈擋下來的,鄭宣祈小聲地說著:「我的家族關係很緊密,爺爺奶奶和親戚們剛聽到錄取輔大都覺得很不錯,但是一聽到是宗教系,就皺起眉頭說:『讀這個以後要做什麼?』」其實不只是鄭宣祈,這也是大部分讀宗教系的人最常被詢問的問題。

課裡課外啟發思想,學習好有趣

眼神一轉,鄭宣祈露出了笑容,開心地說著:「其實,我們的科系跟一般人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有一些很好玩的課喔!例如『宗教文創』,老師用達悟族的平板舟設計了一款文具,一邊放名片,另一邊可以黏迴紋針。」跳脫了一般人對宗教系似乎都在傳遞刻板、老舊思想的印象,「宗教文創」這門課所教的,是透過運用現代科技來呈現和保存宗教文化,期中報告就是撰寫一份文創商品的設計案。鄭宣祈繼續說著:「『宗教心理學』也很好玩,老師會帶我們去看、去想現今社會一些盲從的宗教現象,分析究竟是怎樣的心理讓這些人這麼地跟隨,以致於無法分辨真實或虛假、對與錯。」

「還有『基督教文學』,這門課的報告是團體作業,老師要我們看完《魔戒》,然後一組組討論完之後上台報告。」這樣的互動式教學,幫助同學們分析與整理所看見的,教授也會用一些問題挑戰大家、激發同學思考,例如:上帝如果真的愛亞當和夏娃,為什麼要把「分別善惡樹」放在伊甸園裡?反觀自己在大學以前所接受偏向填鴨式的教育,鄭宣祈說,在宗教系的訓練下,「思考」已經成了她的生活模式。

除了課堂內的思想激發,課堂外的體驗當然也少不了,在「原住民宗教」課程中,除了8週關於主題的文化、歷史、分布等課堂教學與報告,老師還帶著同學去到山上,真實體驗原住民的矮靈祭,喝小米酒、跳原住民傳統舞蹈。「宗教旅遊」這門聽起來很炫的課,沒錯,就是用旅遊的方式體驗宗教,鄭宣祈說:「老師帶我們去蘭嶼,那裡沒有連鎖便利商店,也沒有網路,只有海風和海浪,我們用了2天的時間,徒步環島,邊走老師會邊介紹當地的宗教文化。」讓鄭宣祈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教授分享以前許多懷抱著醫療、教育專業的外國人放下自己的優渥生活到蘭嶼作傳教士,所做的並不是一直傳教,而是透過自己的專業幫助當地人的生活過得更好,這讓她更深知道什麼是走入世界的愛。也因此,「基督天主機構服務事業」這門課,老師讓同學用一半課程的時間去機構服務,期末上台報告在機構中「服務式體驗教育」的學習,同時透過這個服務的機會,讓同學回饋社會。

輔大宗教系是在宗教概論的基礎上,在大學四年中學習不同宗教的傳統文化、歷史、經典與思想,透過這樣的學習,進而達到解決複雜問題、積極傾聽、合作、創意與閱讀理解的能力。進來這裡學習的同學,大部分都有屬於自己的宗教信仰,鄭宣祈也不例外。鄭宣祈是基督徒,她形容上帝是一個很棒的爸爸,是強有力的靠山,很愛、很疼她,所以她也學習著上帝的愛與包容。「我們班上有個同學是道士,只要到了舉行法會的熱門期間,課堂上常常會少了他;同學中也有年紀比較大的,因為他們的生命經歷,一起上課讓自己的眼界更寬廣。」鄭宣祈發現:「不同的宗教信仰,會帶來不同的信念和價值體系,例如看待『做錯事』,有的同學立馬頭上有烏雲,有的同學卻是雲淡風輕。」如此不同的反應,讓鄭宣祈學會接納和尊重不同的感受和觀念。

好命的孩子,想讓人生更有意義

鄭宣祈的眼神陷入思考,她回憶著:「國中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我有個同學陪一位學姊去跟學姊的男朋友談判,但是那之後,我同學再也沒有回來過,他們都被學姊的男朋友殺了,我覺得很難過,也覺得人生很短暫,前幾天才見到人,週末之後回來上課,這個生命就不見了,從這個世界消失了,那之後我開始想,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這個事件引發了鄭宣祈更深思考自己生命的意義,只是當時年紀還小的她,可以體會的層面並不夠寬廣。

鄭宣祈曾經懷疑過自己為什麼要讀宗教系,也曾經羨慕別人就讀那些看起來「畢業後保證立即有工作」的科系,在她內心搖擺不定的時候,一位長期關心鄭宣祈的學姊對她說的一句話,影響她重新思考自己在宗教系的意義:「有一天她對我說:『宣祈,在上帝沒有失誤!』」這句話帶給鄭宣祈很大的啟發,透過這句話,鄭宣祈開始學習享受在這個一般人看來很冷門的科系之中。她知道,雖然未來的道路尚無法明確勾勒出來,但是每一步都是穩妥的,是可靠的,這一切是有意義的—現在和未來都會看見的意義。

鄭宣祈反思自己在這裡的初衷,自己的使命又是什麼—國中時候對生命意義、對存在意義的尋覓,她在這裡找到了。鄭宣祈說:「連加恩(編按:醫師,2001年自願前往非洲布吉納法索服替代役,並以「垃圾換舊衣」及蓋孤兒院等義舉獲得外交部頒發睦誼外交獎章)說:『好命的孩子,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這樣,好命才有意義。』我是好命的孩子,有機會學習,可以上學,所以我的使命是幫助別人,特別是幫助青少年,可以在年輕的時候就看見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畢業後何去何從

在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回首過去的日子,鄭宣祈說:「在大學生活中,我學到自主學習—沒有人管你,自己設鬧鐘,自己排讀書計畫,自己去考試,為自己負責。當時間都變成了自己的,雖然會感覺很開闊,但同時也會徬徨,因為該怎麼作計畫、該怎麼管理時間,都是挑戰!」

鄭宣祈的使命是可以透過自己的專業幫助青少年,所以計畫畢業之後繼續深造,攻讀碩士。她有點害羞地笑著說:「進入宗教系之後,我才發現原來讀書是件很好玩的事。」她期盼未來能透過生命教育引導青少年追尋自我、擁有夢想並且完成夢想;也希望幫助他們在多元價值的社會中知道如何懷抱正確的價值觀。

對鄭宣祈來說,大學教育帶來最重要的優勢,並不在於讀了什麼熱門科系;而在於人生得到啟發、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進而成為一個對生命懷抱著堅定而美好的信仰、更有競爭力的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