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9 十二月 2019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北科能源] 林鼎言 操縱冷熱間發現心的溫度

[北科能源] 林鼎言 操縱冷熱間發現心的溫度

採訪撰文|白德榮 圖片提供|林鼎言

c林鼎言

林鼎言 
非系上優秀學生,成績甚至敬陪末座─在這個極需兼具實務經驗與知識理論的校系,高職夜間部畢業的林鼎言不諱言自己曾短暫驚豔於北科大「百年老店」以及「國內冷凍空調第一志願」的聲望。在學習低谷中窺見自己的不足;學長姊一脈相承的團隊分享精神,卻讓升上大四的他開始接納「其實自己對冷凍空調領域缺乏熱情」的真實狀態。

走過冷熱交替的學習生涯,經過反思並且擁有足夠抗壓力的他已找到「心」的溫度,正勇敢轉向前行


聽到「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系」的時候,大家立刻想到的,可能是常常在電視上大作廣告的「X金」或「日X」冷氣,又或者是「聲X」電冰箱之類的家電。其實「冷凍空調系」的相關應用領域相當的廣泛,只是大家平常總沒有意識到:原來這也需要冷氣。

「小到像電冰箱或冷氣那樣的家電,大到像幾十層大樓的系統空調、電信業最重要的機房散熱、各種加工食品的冷藏運輸、食材的冷凍保鮮,都是我們學習的範圍。」就讀北科大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系的林鼎言說:「甚至連飛彈製造過程也需要一套冷卻系統!」

冷凍空調是什麼?

「冷凍空調不論系統大小,基本上都是由4大元件構成:壓縮機、冷凝器、膨脹閥、蒸發器。

透過冷凍空調的心臟部位:壓縮機,將冷媒壓縮成『高溫高壓的氣態』,再送到冷凝器讓它可以降溫成『高壓液態』,然後把多餘的熱排出去。液態冷媒再送到膨脹閥讓它降壓,變成『低壓、液氣混合』,最後送到蒸發器,讓冷媒蒸發。冷煤從液態蒸發成氣態的時候,會吸收周圍的熱量,讓空氣變冷,這時候就可以用風扇把冷空氣送進房間,達到降溫的效果。而蒸發以後的氣態冷媒就再送進壓縮機去壓縮,透過這4項元件的不停循環,就可以達到降低溫度的效果。」

林鼎言解釋著冷凍空調的基本原理,說:「正常情況下,熱能都是由高溫往低溫移動,現在我們要做相反的動作,把熱能由低溫處傳輸到高溫處,於是就需要輸入額外的『功』(電力)。現在講究環保省電,所以冷凍空調未來很重要的一個趨勢就是研究節能;也就是說,研究如何用最少的能源,達到最好的空調效果,因為一整棟大樓中最耗電的就是空調!」

家族中第一個讀大學的孩子

高中就讀南港高工夜間部的林鼎言,原本以為自己沒有上大學的機會,卻在一位好老師林謙育(現為該校冷凍空調科科主任)的經驗鼓勵下,開啟了他的大學夢。「林老師本來也因為目標不明確而缺乏讀書動力。後來在讀高職夜校,接觸冷凍空調相關技能後找到興趣,成為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冷凍空調職類』的國手,代表台灣去國外參加國際技能競賽,結果一舉奪得銅牌。這是台灣人頭一次在這項比賽得獎,回國以後他接連被總統、行政院長召見,還因此保送師大、當選十大傑出青年。」林鼎言說:「我聽了他的故事,才發現只要比賽得名,我也有機會讀好大學!所以我開始拚命努力。我們家從來沒有人讀過大學,我自己從小的成績也是吊車尾,所以才去讀高工的夜間部。我想讀大學,很大的一個原因也是希望能讓我的父母感到驕傲。」

高二時,林鼎言開始進入工廠實習,靠著努力,他不停地磨練自己的技術,終於取得代表學校出賽的資格,並且在全國比賽中奪得第三名。林鼎言說:「在第一階段的保送,我沒有機會;但是到了第二階段的推薦甄選,我終於如願進入北科大就讀。其實我本來也有機會像我的老師一樣保送師大,但我實在不想當老師,所以還是來讀北科大的能源系。我成了家族裡第一個讀大學的人,而且還是一所很棒、很有名氣的國立大學!」

實作高工 V.S 理論大學

林鼎言說,系上的同學很多在高中、高工時,都不是冷凍空調相關科系出身的,而是電機科的學生。究其原因,他說:「台科大的電機系不是電機系的第一志願;但,北科大的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系是冷凍空調的第一志願!」所以,一旦讀電機科的畢業生不幸因幾分之差沒有錄取台科大電機系,北科大的能源系理所當然成為首選。這樣看來,類似林鼎言這樣在高工就接觸這門專業的技優生似乎可以佔有先天上的優勢,但其實不然。

「高工時我們學的是實作技術,很多時候我只要套用公式得出我要的數據就可以。可是在大學要學很多理論,比如熱力學、流體力學、熱傳學……很多課本都是英文的,我光要讀懂英文就很困難,何況還要理解那些理論?!而且考試的時候,老師常常要我們推導公式,比如一題公式原理的推導,就必須要用去兩三張A4紙才寫得完!」林鼎言苦惱地說:「我以前就是因為不會讀書才上不了高中,只能讀高工的夜間部。在高工我只要懂得技術、會實作就可以。可是在大學,我必須像國中生那樣讀書才可以,這對我來講很困難,所以我大學的成績也一直不好,讓我很挫折。」

在能源系,有些同學雖然不是科班出身,可是英數等基礎科目的底子夠好,所以上了大學以後還可以一邊打系籃、一邊玩社團,同時兼顧課業。相對於此,選手出身的林鼎言在大學讀書讀得相當辛苦。

與好友
讀大學的美好收穫之一是認識了同班好麻吉。

感情好到像高中生的班級

儘管在讀書上遇到一些困難,林鼎言的大學生活卻很豐富,因為北科大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系的傳統就是「團結」!林鼎言說:「我們班上有五十幾位同學,大家的感情超好,隨便說一聲,就會有一、二十個人一起出去吃飯。甚至有時候我們會約好穿一樣的衣服來學校上課!班上同學感情好到一個地步,大家都覺得我們像是一個高中班級,而不像是一個大學科系。」

因著團結、感情好,每年學校辦運動會,大隊接力這一項的冠軍常常都由能源系獲得,過去的學長甚至打破了4000公尺大隊接力的校運百年紀錄!

這個科系的團結,也彰顯在彼此對功課的無私互助上。因為許多同學原先都不是學冷凍空調的,在實作經驗上很貧乏,因此都會向像他這樣本科系出身的學生求助。林鼎言來者不拒,從沒有藏私的想法。而學科成績較好的同學,也會在林鼎言的學科考試需要救援時拔刀相助。雖然學校一定會有考試,系上同學卻以團結勝過分數的高低,彼此之間沒有競爭的心。

DSC02977
大一迎新茶會上可見「感情超好的」學長姊與學弟妹間活潑有趣的互動。

認識自己才能看見未來的路

全台灣有冷凍空調相關科系的大學只有寥寥數家(臺北科技大學、勤益科技大學、東南科技大學),真可以說是十分冷門的系。但也因為人少,所以業界的人大家彼此幾乎都認識,很多老闆都是北科的畢業學長,都會照顧自己的學弟。

「我們都會去考證照,只要考上冷凍空調技師執照或乙級證照,找工作大概沒有太大的問題。不過目前台灣缺乏整合機電工程跟冷凍空調的跨領域人才,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日本人的技術協助。目前台灣很多作空調的公司也是靠日本人的技術,有點像在看人家的臉色。」林鼎言笑著說:「所以系上的老師常常會唸我們,叫我們以後不要去大公司當廠務(比如說,有些學長去台積電工作,因為他們給的薪水很高),而要留在冷凍空調的領域努力研究,與機電工程作整合,壯大台灣的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技術。」

老師說歸說,仍然不是每個學生畢業以後,都會繼續留在冷凍空調領域工作。林鼎言自己也在大三那年才真正發現,其實自己對冷凍空調這個領域缺乏熱情。「因為成長經驗,我將來比較希望能往家庭、婚姻方面的諮商領域學習。我想我念高工時會那麼努力在冷凍的領域打拚,真的是因為單純想讀大學的關係。畢竟我們家沒人讀過大學,何況是國立大學!」林鼎言說:「雖然以後我不會走冷凍空調的路,但這幾年在大學我也學到了不少讀書的方法,還交了很多麻吉的好朋友。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因為在大學讀冷凍空調的關係,我很可能不會發現自己對其他方面更有熱情;讀大學畢竟還是很值得的。」

★後記:被觸動的不滿足感  (文╱編輯部)

雖然出身理工背景、外型高壯又有著大剌剌的個性,林鼎言其實有一顆細膩溫熱的心!

​從大三下學期開始參與了一系列服務學習,他也積極在校內選修了「婚姻與家庭」的通識課程。他說,因為在系上學習到「大家庭」互相照顧的可貴情誼,從小到大的求學過程中也不斷發現身邊有許多同儕其實來自不完整的家庭,「隨便問幾個同學,父母不是分居就是單親、離婚,有很多的家庭處於破碎與崩毀的『不美滿』之中!」他內心一個很大的「不滿足感」被觸動了──「我覺得不應的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