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學業/職涯 » 我為什麼到荷蘭留學?「先工作.再出走」的抉擇心路
ns

我為什麼到荷蘭留學?「先工作.再出走」的抉擇心路

撰文・圖片提供|王幸慈

1.王幸慈

 

 

 

 

王幸慈

台中人,政大歷史系、荷蘭萊登大學(Universiteit Leiden)藝術史研究所畢業。


現在想來,已記不清何時產生留學的念頭。只記得當時大學畢業後馬上踏入職場,雖然工作環境及待遇都不錯,能在經濟上獨立且規劃自己的生活;但我卻發現常常在下班後,疲倦的身心無法維持以往的閱讀習慣,甚至必須趁週末假日才有餘裕好好欣賞電影,在大學時期培養出參觀藝術展覽的習慣,也只有週末的時間可以允許入場參觀。除此之外,由於工作性質與過去在大學裡所學的專業差異頗大,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我逐漸確認自己適合的工作模式偏向學術研究,所以最後決定放下原有的職位,開始準備申請留學文件出國深造。

孵夢第一步:確認想出國念書的動機

準備留學的時程前後花了約1年,包含語言檢定、搜尋與自己研究領域相符的大學、撰寫自傳及申請動機、請大學教授寫推薦信等等,在這段期間除了是長時間的努力之外,在擬定研究計畫的同時,亦是再次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準備好離開原有的舒適圈,前往異國深造?對於出社會的人來說,更是得考量自己是否真能果斷擱下已有一定程度的職場經驗及人脈,重拾學生身分?此外,以長遠的角度來看,出國留學對自身的價值為何?對於未來出路有何助益?這些問題,都是當我在準備文件時再三確認自己出國念書的動機,是不是僅出於一時的衝動。

大學時期在因緣際會之下,我選修了系上開的藝術史課程,於課堂上閱讀了一些東方及西方藝術史的資料及論文,漸漸發現自己對於藝術史研究的熱愛。在這當中,我最感興趣的是明清之際中西藝術的交流,當時西歐國家透過荷蘭東印度公司大量進口中國的瓷器和漆器,而中國同時也開始出現西方繪畫的技法和工藝品。故此當我決定留學時,研究藝術品在不同文化脈絡之下風格的轉變,便成為我的主要方向。由於可供研究的一手史料及藝術作品大多在歐洲,所以我申請的學校以英國為主,再加上一所荷蘭的大學,而非較為國內人熟知的美國大學。經過師資、學校資源和風氣的比較,再加上學校所提供的獎學金,最後我選了位於荷蘭的萊登大學,進入藝術史研究所就讀碩士學程。

一窺異文化下的學術環境

踏入萊登大學之後,我花了些時間熟悉荷蘭學制與風氣。在學期間視所學領域而定,歐洲學生除了尋找實習的機會,踴躍申請交換學生也大有人在。或許是因為荷蘭與許多國家接壤,當地人外語能力頗佳,而身處在國際化的大學裡,亦有充分的機會鍛鍊外語,至少就我所接觸過的朋友當中,同時會2種外語以上的荷蘭或是國際學生不在少數。

有趣的是,在荷蘭,外語(例如英、法、德語)充其量就是一種溝通的工具,或許大家聊天時在文法使用上會出現一些錯誤,但普遍來說,大家並不會因此羞於開口,也不會過於注意自己的英文口音。透過語言和文化的實際交流,我得到許多有別以往的見識,都是過去在教育、大眾媒體甚至書籍中得不到的。在與外國友人的言談之中,除了用其他角度觀察這個世界之外,就我個人而言,深思台灣人的國族與文化認同為何,是我在開放多元的荷蘭學習到的重要課題之一。

在課堂上,教授與學生之間的對等關係亦是讓我推崇的。雖然我不曾在台灣念過研究所,但曾從專攻不同領域的研究生朋友們口中,得知一些指導教授與學生之間的緊張關係;而就我在荷蘭的觀察,大多數的講師和教授比較不會給予學生不可挑戰的權威感,而是開放讓學生自我探索,論文題目的自由度也高了許多。在人文學院,學生沒有壓力必須迎合指導教授的指示,而是可以研究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主題,達到真實的學術自由。

荷蘭震撼:不是惟有讀書高

除了學術環境及資源的不同之外,我發現在荷蘭這個國家,人們對於各種行業皆是平等視之,碩士、博士及相關的學術單位,對他們而言就是一份從事學術研究的工作,沒有「惟有讀書高」的崇拜,亦不會加諸一些刻板印象在學者身上。這點對於我來說震撼很大,因為在出國之前,已聽過身邊無數的人對於受高等教育的女性許多不以為然的看法;但是在歐洲,無論男性還是女性,研究者的身分相較單純,並不擁有高不可攀的地位,也不需背負許多社會給予的道德枷鎖。

在我短暫的歐洲生活中,看見不少亞洲學生在學術方面的可能性,我很有幸能有這樣的經驗,也鼓勵有志於出國留學的學子到國外開拓視野,無論最後是否會回台灣發展,都會是一生難忘的經驗。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DSF9030

研究所生活怎麼過?在浮動生活中找到堅定的自己

林雅凡 台大化學系博士,曾在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