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9 十一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陳宏偉:用行動創造幸福的藝術家

陳宏偉:用行動創造幸福的藝術家

撰文|塔塔 圖片提供|陳宏偉

陳宏偉:「想讓一群人一起幸福!」

2014年底,行動藝術家陳宏偉接受本刊邀請,舉辦了一場鬆餅肖像畫的愛心公益活動,他將義賣鬆餅募得的款項全數捐給愛網全人關懷基金會,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弱勢與兒少。一張客製化的肖像畫鬆餅多少錢呢?「由你決定!」他說,因為想先暖了客人的胃、客人的心,然後再讓他們決定在這個寒冬中要把多少愛傳出去。

這樣與人互動的藝術傳達,是在一場澳洲打工之旅後才開始的,澳洲打工之旅開拓了陳宏偉的個人與藝術生命,而這也是陳宏偉在出發前從來未曾想過的改變。

煎餅01 煎餅02

瀰漫大地的月,化做粼粼微波,撫過那曾奔跑不停的健腿。這隻小鹿看見夜的細膩深邃,也就安歇於此刻。2014年,陳宏偉把心中的感受畫成這幅《As the Deer》。
瀰漫大地的月,化做粼粼微波,撫過那曾奔跑不停的健腿。這隻小鹿看見夜的細膩深邃,也就安歇於此刻。2014年,陳宏偉把心中的感受畫成這幅《As the Deer》。

聽見夢想的微聲

30歲,啟程

人生有許多關鍵時刻,畢業時,學校的鐘聲宏亮地敲了一次;但30歲的聲響,唯有安靜自己,你才能真正聽到。

那年,正要享用過去努力的成果,陸續收到政府邀約公共藝術提案的藝術家陳宏偉,努力熱情地投入創作整年;卻也花了整年思考著他與藝術、與人,與自己的關係。

於是,2011年底,他決定放下手邊未完成的作品,流浪去到澳洲。在遭遇毆傷、搶劫、四處為家,母親離世後回到台灣。1年8個月中,他過著與藝術無關,完全不同的人生,卻也發現自己心中的藝術火苗還沒有被吹熄。

2012年8月,他再度去到澳洲,踏上藝術之都墨爾本的土地,半年內很快地得到許多掌聲─媒體報導、多元文化藝術節、國立美術館,MV製作的邀約紛紛來到。回顧這幾年,他知道關鍵時刻為他帶來的改變是什麼,也學到什麼是最重要的。現在,他以完全不同的態度走在夢想的路上。

不知經過多少年,才層層堆積出的厚實大地,被冰河緩緩切割,留下大洋路上佇立於海中一顆顆的巨石。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總是讓旅行中的陳宏偉發出讚嘆。
不知經過多少年,才層層堆積出的厚實大地,被冰河緩緩切割,留下大洋路上佇立於海中一顆顆的巨石。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總是讓旅行中的陳宏偉發出讚嘆。

境遇的谷底 流浪者起行

我不在打工,就是在打工的路上遇見自己

去澳洲打工的意念,開始於家人飯桌上的一場閒聊。申請澳洲打工旅遊必須在年滿31歲前,而陳宏偉當時30歲,就這樣於閒聊中,在他心裡起了「想」去澳洲的念頭。但他因為「害怕離開熟悉的環境,害怕自己的破英文,害怕未知的旅程,害怕這一切的改變!」便一直想著、拖著,直到申請截止的那一天才行動。

真正的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知道害怕卻仍選擇去做。當時陳宏偉的工作室才剛從不需要吃泡麵的日子轉虧為盈,事業正要開展的時候,要放下握在手中所擁有的,一點都不容易,然而在陳宏偉心中那微小而堅定的聲音,催促著他去澳洲,即便害怕,他仍選擇順服這個聲音,踏上一段充滿未知與冒險的旅程。
不言而喻,第一件最冒險的事,或許也預示著這趟旅程必然會面臨冒險的挑戰,陳宏偉全身上下只帶了台幣1萬8千元,以及一個街頭畫家賴以維生的工具─畫具和一堆紙,2011年底他到了澳洲西部的伯斯。雖然跨越了害怕,但隱藏在後面的,卻是一場正要開始的更大的冒險!

有一天,夜晚步行回家的路上,陳宏偉成了2個黑人手下的獵物,他一身的家當,包括賴以謀生的畫具全部都被搶走,這場驚險的打劫,讓他生平第一次嘗到了被毆仆伏在地的滋味,雖只受了皮肉傷,陳宏偉的內心卻對黑人產生了極度的恐懼與憤恨;他內心的頑固以及原定的計畫也都被打碎,也不得不先放下擅長的謀生之道─畫畫。

異國,異境,杵在沒有任何依靠的谷底,他卻一再再地受到幫助,擦身遇見身上帶有畫具,請他畫人像的客人;遇見主動借他錢的陌生人;或者是,只是一個路人,卻從慷慨協助他尋找工作,變成時不時邀請他去酒吧、劇場、音樂會的朋友;甚至因為其他背包客的專車接送服務,讓陳宏偉及時得到一份工作……。透過與人緊密的互動與交流,陳宏偉走出了一個創作者習於與自己相處的個人空間,他在一連串「打工」生活的轉角處,遇見了另一個自己。

那一年大部分的時間,陳宏偉都在用過去沒有體驗過的方式辛苦工作─在果子成熟的季節,挨家挨戶詢問是否需要採收果實的工人,他採過番茄、辣椒、櫛瓜、蘋果、梨子;他當過果菜市場的搬運工人、餐廳廚房的二廚、清潔工……等等,甚至也曾一天身兼數職。這一切的一切都無關乎畫畫,卻關乎了生活、待人,以及對生命的態度。雖然每個工作的時間都不長,但透過農夫、工人、藍領階級的角色,陳宏偉用自己的腳走入了當地人的真實生活,專注地融入其中。

「我覺得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其一,從最初被搶、被奪、被傷害的困境裡,陳宏偉說,在短短1個月後,當他再次跟人提及那時的遭遇,已然可以侃侃而談、笑得出來;其二,澳洲大陸巨大壯闊的山川、峽谷、草原之美令他嘆為觀止,除了所遇見的每個異鄉人的臉,他對大自然的「壯麗」更有了具象深刻的初體驗;其三,他在許多陌生人的幫助中,透過情感的交流與聯繫,體會到生命與生命間對話的可貴,也從語言藩籬到身體距離的突破,用「心」去感受並與人分享旅行中每一件正在發生的事情。(最後,全新的陳宏偉落腳於澳洲心臟烏魯魯旁的小鎮,以沙漠為終點,結束了長達1年的打工之旅。)

卸下對陌生環境與人的擔憂與害怕,陳宏偉的生命彷彿走入了一個自由新境界。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去做那些打工的工作、必須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求生存』」,卻在這個過程的熬煉中,意外獲得了一份很重要的禮物─「寬廣與自由」─他已然可以在未知且令人害怕的世界裡自由地選擇往哪裡走。這真的是一份禮物,因為它不是每個有過相同遭遇的人都會獲得的報酬。是那個微小的聲音引領陳宏偉去到澳洲,也在每一個困難挫折中,引領陳宏偉平安度過;那個聲音,在他耳畔成為最美好的祝福。

水畫03 水畫05

曾經存在的永恆記憶

行動藝術家的水畫 讓時間慢下來

在那之後,陳宏偉仍舊想去藝術之都墨爾本,完成街頭藝人的夢想,於是再次踏上澳洲這塊土地。他在網誌中這樣寫著:

連續一週的雨,穿著沉色外套裹緊身子的行人匆忙走過街頭,這是2012年8月初的墨爾本。「這裡的時間要如何慢下來呢?」我徘徊在街頭正這麼想著,步伐不自覺被一位香港歌手的聲音給留住,磁性的嗓音佐以輕柔的吉他聲讓我投了枚銅板。

「台灣來的嗎?」他問,我笑而不答。他接著唱了一首中文的《愛很簡單》,卻改了歌詞,把看到台灣人的心情及感謝當下編入歌詞中。一個、兩個、各國的人潮漸漸停下來。

我也想要有這樣的影響力,但視覺藝術要如何做到呢?我思考的同時,看到打在路上的雨點,我想到了什麼。

於是一個以水為媒材的繪畫系列就此展開。

墨爾本這個城市對異鄉來的陳宏偉是很有魅力的,每天佇足欣賞著這個城市,讓他發現當地人每天匆忙、彷彿心沒有活在行走當下的神色。於是陳宏偉期許自己的水畫,可以讓路人上班回家的路程有佇足的理由;之後,陳宏偉乾脆帶著兩枝畫筆,一枝自己畫,另外一枝留給路人隨時加入畫畫,在互動中,群眾所呈現的驚嘆、有趣、對美的感受、最後因畫作無法被帶走即消失而發出的惋惜,都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也感受到生活很有趣、很鮮活,也很美麗。

一開始陳宏偉先畫自己擅長的動物畫,漸漸地,他的水畫開始與路人或場景互動。像是有次創作時,旁邊有許多人圍觀,一旁有一對情侶正用叉子在吃著薯條,一直一直吃著,完全無視於眼前正在進行的創作,這時候陳宏偉不甘示弱地畫了一隻章魚,章魚腳延伸到這對情侶的周圍,然後把他們的腿盤住,接著再畫章魚的手拿著一支叉子,作勢要吃薯條,惹得現場路人大笑。

復活節前夕的受難日當天,陳宏偉也把公車亭的兩根立柱當成釘子,釘在用水畫出的耶穌基督掌上。一位女士佇足許久,看著那從地面仰望她的耶穌,然後落淚。這個畫面深深感動陳宏偉,他心中對於藝術是什麼的藍圖,越來越清晰了。

在當街頭藝人的半年裡,陳宏偉會遇到來自不同地方的人,聽聽這些人的故事,有時候被邀請去才剛認識的人的家裡用餐,對他而言,那樣的生活就是藝術。不僅如此,他也在過程中慢慢形塑自己與水畫之間的關係,他覺得每一幅作品都代表他想要說的話,然而極為有趣的是,同時間他也意識到「水畫讓我成為作品的一部分」─人們目睹一幅水畫即興地誕生,同時也見證了藝術家的創作,以及創作消失於無形,這種彼此互屬又相離的關係;最後留下創作者與觀賞者,以及畫作曾經存在、被共同擁有的記憶。

陳宏偉越畫越知名,也有越來越多的合作機會,繼續這樣畫下去,名和利都會越來越好,但這時候,他心底有個聲音問自己是否真的要繼續畫下去;因為他認為真正的藝術創作不該是眷戀某種被肯定的形式,然後反覆地操作它。

zoo01
Rocking Zoo系列・台中 「就用作品點燃你們的熱情吧!」這是陳宏偉在看過一些「太正經」的作品後,在心中給自己的使命。他做出30座搖搖椅,並階段性地替《搖滾吧台中》這件作品加溫,讓大人小孩都喜愛的搖搖金剛、搖搖鱷魚等動物,加入民眾彩繪,並且展出後,成為一份禮物,進入30個家庭中。

創造幸福的公共藝術

用創作凝聚人與土地的親密感

半年過後,陳宏偉回到台灣,此時的他不僅把在澳洲的創作經驗帶到工作領域裡,對未來更有許多美好的期許。他不擔心別人說自己畫得爛,因為再爛的水畫15分鐘後就會消失,再難看的鬆餅吃掉就好了。「只是我所受的教育重視作品與作品間的連貫,所以當我每次都用不同的創作媒材呈現在公共藝術的時候,朋友們會建議我應該延續已經被接受的形式,讓藝術市場更容易辨識出作者。」陳宏偉淡然地說著:「或許這樣沒有錯,但這會讓我的創作變得很不純粹,也不那麼天真了。」

「那宏偉你在乎的是什麼?」有人問著,他說:「我在乎的是與民眾互動當下的突發奇想,在畫畫中經驗到『存在』的開心。」陳宏偉再沈思著說:「這樣的創作幫助我在性格上跨越了一大步。」曾經於求學時期因為口語表達不順而被同學嘲笑,讓陳宏偉對人常客氣地保持距離。與人產生互動的創作經驗對他個人是一個突破。他說如果創作不能誠實地面對自己、表達自己,創作就不再有意義了。

在台灣,每一件公共藝術作品的提案都需經過競賽,作品落選時創作者一定會有挫折感,尤其是耗費多時的創意與製作因落選往往就此消失殆盡。雖然挫折,雖然好像消失,但對現在的陳宏偉而言,一個創作者真正重要的,不是當下奮力地燃燒,而是應該過著愉快的生活,讓自己隨時保持著有新鮮創意與靈感的狀態,以經營藝術生命的角度,呵護住心裡的火焰,才是對夢想負責。在澳洲水畫之旅中,他早已深深感受到,創作者可以透過作品與觀賞者產生一種親密的對話,並且透過與作品之間體驗式的互動關係,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去享受與反芻生活,在裡面感受到什麼是「幸福」的感動。這種作品形式雖非出自他的原創,但陳宏偉非常珍惜能擁有一種自己看藝術、屬於自己的創作觀,全然自由地去表達愉悅、美好、親密的人際關係的創作觀。

陳宏偉以一個嚴肅的創作者自居,因為生命是嚴肅的─創作者要誠實面對自己,面對「我是誰」,並透過「我是誰」的思考來從事不同命題下的各樣創作。不過,並非誠實、嚴肅就代表「不好玩」,陳宏偉更進一步表述他是個透過好玩、好笑的人事物進入「玩」的狀態時,才會出現靈感的藝術家。「我覺得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是一個喜歡讓別人開心、喜歡講笑話的人。」「我期待透過公共藝術的創作,可以不只是我自己一個人幸福,還可以一群人一起幸福。」

龜兔賽跑
陳宏偉以警車配色中的紅色與藍色,結合車體的造型與零件,做出兩種不同性格的動物。「飆速兔」記起先前的教訓,再度向「平安龜」挑戰,這次他卯足了勁,橫衝直撞,卻在終點前跌了一大跤。這時平安龜不疾不徐走過他面前,再次抵達終點。看到這兒,來繳罰單的民眾與你是不是會心一笑外,也再度感受交通安全的重要呢?(作品位於台南市警察局交通隊停車場)

兔子 烏龜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