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9 十一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洞見/精神 » 專欄評論 » 鄭巧琪專欄:音樂讓生活中平庸的一幕幕變成珍珠

鄭巧琪專欄:音樂讓生活中平庸的一幕幕變成珍珠

文|鄭巧琪 圖片提供|國家交響樂團

鄭巧琪
小時候扳著音樂教室的門框,死也不要進去上課;長大後碰到好老師,像是智慧全開般,開啟對古典音樂以及世界源源不絕的好奇與熱情。畢業於維也納私立音樂大學(前身為維也納市立音樂院),現任職於國家交響樂團。


「音樂讓生活中平庸的一幕幕變成珍珠!」前陣子看電影時,聽到這句話。電影裡兩個有才華,但生活失意的,坐在路邊,看著馬路上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一件件經過眼前,警察勸說喝醉的中年人回家、揪著可能影響交通安全的滑板少年離開,或是城裡的男男女女趕著路去下一站。原本與自己毫無關係,而且看都看膩了的景象,因著耳裡的音樂,變得有點趣味,而這些了無生趣的景像,也不再這麼令人厭煩了。

對於聽音樂的人,應該頗容易有這樣的經驗,不管音樂是調劑、是娛樂、是抒發,或是營造氣氛,各式各樣的音樂存在於你我的生活之中,並且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但當音樂就是你的工作、你的職業,事情還是能夠如此嗎?會不會有職業倦怠呢?

以職業交響樂團來說,平均每週都有一場曲目完全不同的音樂會,樂團的音樂家每週都得與不同的曲目相處,即使是曾經演出過的曲目,也會因為合作的獨奏家、指揮家而有所不同;即使身體很疲倦,也不能稍微鬆懈,因為那些購票欣賞的觀眾,可是滿懷期待。樂團的行銷人員,為了與觀眾溝通,期待更多觀眾了解節目而被吸引來購票,至少從演出前1、2個月開始,大量地聽音樂、閱讀各式各樣相關的資料,此時,聽音樂幾乎像是拿音樂「攻擊」自己。當然,篇幅有限,你們剛剛看到的描述,只是職業交響樂團工作內容的面向之一,並非全貌。

如果音樂是工作、是職業,某個程度上便與壓力連成一氣,「從事音樂工作的人,無法享受音樂」,這樣聽起來好像怪怪的?這個問題讓我聯想到去年國家交響樂團(NSO)的《萬聖派對 I & J》音樂會,NSO邀請目前古典樂壇炙手可熱的「搞怪」二人組Igudesman & Joo(I & J,小提琴家阿雷格西.伊古德斯曼、鋼琴家朱鉉基),這兩位自編(曲與戲)自導自演,演出逗趣,拿音樂開玩笑但不開音樂的玩笑。因為是萬聖節,NSO邀來專為電影與MV作特殊妝的Zoe Cheng程薇穎特效化妝工作室幫團員化妝,也邀請觀眾一同來扮裝。

第1天演出,舞台上有初音未來、有的Elsa、有貓王、有貓女、有胡迪、有蝙蝠俠,熱鬧非凡。進場時,Elsa展開她的藍色披肩,風光入場;要先站好三七步,抖個腳才坐下來;貓女走到台中央,特地停下來,甩個三鞭;蜘蛛人先把琴放好,再翻個跟斗進場。演出中,樂團音樂家還會自己增加排練都沒看過、連對I & J都保密到家的搞笑橋段,他們不僅要娛人,也要自娛。

第2天演出,特殊妝化上癮了,初音未來的臉「爛」了、格格的嘴被打腫了、在前台服務觀眾的行銷人員,有頭上長出可樂罐的、有脖子被刀劃爛的、有嘴巴被縫起來的、還有殭屍。讓遠道而來的客席音樂家I & J讚不絕口,直呼與全球那麼多職業樂團合作,還沒見過像NSO這麼會玩的樂團!

7天後,NSO與中國鋼琴家張昊辰、現任美國曼菲斯及芝加哥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的台灣指揮陳美安共同演出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蕭斯塔科維契第十五號交響曲。一首是作曲家「置死地而後生」壯闊厚實又寧靜甜美的作品,另一首是作曲家歷經帝國與極權統治,見證彷彿無上限的各種不公不義,寫下的最後一首。7天前還「不正不經」的NSO,給了當晚觀眾一個印象深刻的夜晚。

我常想,這樣「允文允武」的樂團,要不就是這群人壓力實在太大,藉「特殊」發洩一下;要不就是他們對音樂的喜愛不僅真心,而且每每都能從中品出新興味,否則實在很難想像,時間壓力如此密集又巨大的情況之下,他們還能夠演奏出如此真切夠味的音樂。不管是哪一種,也或許兩種皆是,音樂會的確讓與會的每個人,在平凡無奇,又或者是瑣碎煩人的生活中,開出一個亮點,那2小時,將成為你我各自,也是彼此擁有難忘、不斷回味的回憶。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第一次校外租屋就上手 新手房客最實用指南

企劃製作|馮紹恩・李明凱 陳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