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9 十一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生活/探索 » 健康生活 » 逐夢的鐵人──許元耕與台北市立大學「鐵人兩項」競賽

逐夢的鐵人──許元耕與台北市立大學「鐵人兩項」競賽

文|白德榮 圖片提供|許元耕

2014年1月10日,台北市立大學,為了推廣鐵人運動,楊志祥、邱偉強、郭修森、林群馨這幾位擁有國家隊資歷的學生,在鐵人三項隊的總教練魏振展指導之下,促成了一場「校內鐵人兩項大賽」。為了使參賽的門檻降低,這場比賽取消了器材需求比較高的自行車項目,只保留游泳(150公尺)和跑步(800公尺)的鐵人兩項,是幾乎所有參賽者都可以完成的賽事。由於第一屆賽事受到熱烈的回應,去年12月23日,同樣場景,再次舉行了第二屆的校內鐵人兩項大賽。

一場讓校外人士也想參加的比賽

「我們想了很多點子,希望讓比賽變得更吸引人、更有趣。比如我們找來10名熱愛運動的社會人士,讓他們跟校內的10名鐵人選手互相對決!有業主是贊助商,長期支持小選手,我們就讓他跟自己旗下鐵人選手比賽,取名:『勞資對決』!其他還有『世代之戰』、『原民之戰』。這會吸引人的注意力,讓比賽更有話題性。」他是許元耕,這屆比賽的媒體統籌與公關行銷,也是台北市立大學鐵人隊的實習教練,他說:「我們希望讓這個比賽可以更有趣、更吸引人,從而讓人更了解鐵人運動。」

為了促進參賽意願,許元耕帶著學弟妹撰寫企劃書、到處尋找贊助商。「我們的獎品真的很棒!有智慧手環、防水手機殼、路跑鞋、隨身碟……所以我想了一個宣傳口號:『自己的聖誕禮物自己拚』!」

IMGP2870
在北市大鐵人隊擔任實習教練的許元耕,目前是個自行車選手。

「第1屆的時候大概有100人報名參加,第2屆突飛猛進,報名參加人數接近150人。參賽者可能是游泳隊選手、長跑選手,卻從未參加過鐵人比賽、也不曾一起做游泳、長跑這2個項目。」賽程裡,許多游泳好手上岸起跑卻忽然亂了陣腳,而路跑達人下水之後也頓時顯得泳技生疏,就連奧運馬拉松好手張嘉哲在水中的速度也是不盡理想,但各路英雄無所畏懼、輕鬆大方地共襄盛舉,卻讓許元耕時常在思考的「生活運動化、運動生活化」─一種帶動全民追求健康、美好的生活態度,意外成為被關注的焦點。

「好學生許元耕」的運動夢

許元耕,是個傳統教育體制下,對體育充滿夢想的「好學生」。你可以在他身上看見無論教育怎麼改,都改不掉人心中的信念;無論環境怎麼變,人心中的夢想永遠都不會改變的美好憧憬。

在台灣,大環境盛行升學主義,但身為師長眼中的資優生,許元耕卻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我國中是讀私立名校,成績也還不錯,有時候國文老師還會請我幫忙導讀一下。」許元耕笑著說:「當時老師想盡辦法要說服我直升學校的高中部,可是我因為很喜歡運動,所以憑著一股強烈的決心,決定要去其他學校考體育班,當一個棒球運動員。」

許元耕的父母都在教育界服務,可說是書香世家,對他這樣的決定實在很難理解,卻仍願意支持。「因為我上高中以後才開始接受專業體育訓練,相對於其他從小訓練起的選手,我需要更加努力才行。」許元耕說:「因為加倍的練習,高二下開始比賽的成績也都算不錯,當時已經有國外的大學願意讓我用棒球運動的成績去申請入學,可是我卻受傷了。」因為過度操練,加上沒有正確訓練觀念,造成許元耕右肩的旋轉肌腱斷裂,也讓他不得不放棄棒球這項運動。

「這個傷對我日常生活影響不大,但是在進行訓練時我手臂的力量大不如前,無法繼續訓練。那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解決傷勢,但除了開刀沒有其他辦法。」許元耕說:「在台灣,不讀大學好像就是一個壞學生,所以當時我心裡想的是,不管靠讀書還是靠體育成績,我一定要考上一間大學。」結果那年,許元耕考上了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體育系。

體育課、體育班、體育老師

高中時,因為學校注重升學,雖然有設立體育課跟音樂課,卻常常被拿去「借課」,借給學測、基測所注重的考試項目。會認真上體育課、加強運動能力的學生,大概只有體育班的學生。而且很多人對體育班的學生有所誤解,以為他們只有運動能力很好,但是課業成績很差且較叛逆,但其實不是這樣。

進入大學以後,許元耕仍然延續自己喜歡運動的夢想,決定成為一名老師,想藉由教育扭轉體育班學生給人的刻板印象。許元耕說:「我在國中時常參加演講等各種比賽,上了高中雖然讀的是體育班,但我閱讀和寫作並沒有偏廢。而且我發現我的同學,雖然從小花很多時間練運動,但是其他方面的能力也不錯。」

現在有越來越多學校會舉辦「體育表演會」或是體育相關活動,讓大家漸漸了解,其實運動員是很不簡單的,而不是一般戲稱的「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許元耕希望能幫助更多人了解運動員、體育班學生的實況,扭轉大家的刻板印象。「我去修教育學程,但總覺得這不是我要走的路。因為教程的設定是要教導一般學生,所以我們各個項目都要學,卻都不是太精通。所以我最後決定要休學重考,用自己的方式寫規則。」

重考是為了夢想

當許元耕考上國北教大的時候,他的父母很高興,以為兒子終於走回「正途」,想不到他竟然說要休學!為了說服父母,許元耕試著把他決定重考的原因寫下來,等到父母的心情比較平靜之後自然會仔細考慮。後來他真的得到父母的認同,已經是好一段時間以後的事情了。

「雖然是我自己決定要休學的,現在回頭看也知道這是有價值的選擇。可是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休學之後會不會比休學前來得好,那是一個很模糊的狀態。」許元耕說:「我只是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努力去做。我想這是因為我是一個蠻有自己想法的人,而當我有了想法以後會馬上去實踐。」

後來他考上了台北體育學院(已於2013年8月,與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合併為台北市立大學),就讀「運動健康科學系」。「其實體育並不好讀,仔細想想,每一項運動能發展到如今都是很了不起的。而我們要了解每一項運動的起源、規則演變……舉例來說,棒球比賽場地的設計,從投手丘到本壘板的距離並不是隨便規定的,它跟人類的反應速度有相關。除此之外,我們還要了解生理學、解剖學……因為要評估運動傷害的狀況,我們必須很精準地了解自己的身體。」

走過必留下痕跡

運動員的身分讓許元耕開始思索尋求贊助的機會:「我不打棒球以後,就轉換為自行車選手,選手多多少少需要廠商支持,所以我就學著自己寫企劃書給贊助商。」也因為要寫企劃書,「好學生許元耕」的國語文造詣與「選手許元耕」的運動專業這時通通派上用場。到了第一屆「鐵人兩項大賽」舉辦時,發起活動的魏振展教授就因為知道許元耕先前有很多製作贊助企劃的經驗,而邀請他帶領隊員們學習企劃活動、作推廣,並且跟一些廠商談贊助;到了第二屆,成果有了明顯的突破,許元耕說:「第一年很挫折,我寫了23封,只有8封得到回應,最後3家廠商願意贊助!但是這些失敗與學習的經驗,現在都成為學弟妹的養分,讓他們可以很快地步上軌道。第2屆贊助廠商的數量增加許多,我們還收到很多校外人士來信詢問是否可以參賽,可見我們活動的行銷算是很成功。」

運動生活化,生活運動化

因為學習背景與其他體育專長的學生有所不同,運動場內、場外的角色也都擔任過,許元耕對體育活動的籌辦有一番特別的見解:「大部分運動員都是從小練到大,因此常常有個缺點,就是只了解自己這一項運動的生態,不了解外在環境。職業運動員的生涯其實很短暫,未來,當他們退休需要投入職場時,這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以過去來說,運動員只需要到現場報到,拿了號碼牌準備比賽就好。但是透過自己舉辦鐵人比賽,許多只懂得運動的學生,開始去找贊助廠商、規劃賽道、了解計時規則跟計時器的差異,還要對外招募報名。這時候,他們才發現要辦一場比賽很不容易。」許元耕說:「辦鐵人比賽讓運動員可以了解外面的世界,也讓外面的人了解運動的世界。只有在了解一件事情的困難之後,我們才會懂得尊重不同專業領域的人。」

走過豐富、精彩卻不容易的青春,一路堅持追尋夢想的許元耕仍然繼續朝夢想行進:「現在很多人都越來越注重自己的運動表現,除了健康之外,他們可能也想知道自己能在運動的領域中做到什麼程度。可是從零到一很容易,要再精進的話,就不只是運動能力的差異,也包含心理層面、時間管理等各方面的因素。所以去年,我跟一群夥伴成立了工作室,除了想提供正確的運動概念,幫助人提升運動表現,減少運動傷害發生率之外,我們也會以演講、講座的方式分享我們獨特的運動經歷與經驗,希望讓生活運動化,運動生活化!」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用堅持彩繪人生藍圖 林毓恆的塗鴉夢

文|朱貽安    圖片提供|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