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紙本雜誌分類 » 探索 Adventure » 英國報警初體驗 關於多元的兩三事
culture

英國報警初體驗 關於多元的兩三事

撰文・攝影|林真宇

林真宇
現居英國利物浦的台北人。
職業是PhD學生,偏好被稱為 Postgraduate Reseacher,因為她想成為「研究者」:發掘研究新奇事物,然後產出文字、思想、音符。她的研究領域是華語音樂文化及音樂審查。當過五年的吉他老師、吉他手及主唱。她也是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CL聽文化」的專欄作者 。英國是她現階段的家;貓空及木柵一帶是不變的精神故鄉。她很簡單。大部分的時間,她都在研究音樂、聽音樂、或演奏音樂。


我在英國利物浦漫長博士生涯的第二個「家」,位於中東、印巴和加勒比海移民為主的區域 Toxteth。剛搬進來,我立刻感受到自己跟周遭的人們很不同。當我到附近速食店吃東西,老闆會笑著問我「你來自哪裡?怎會知道這家店?」我也只能解釋,其實我就住在對面;當鄰居的孩子在街上遇到我,會感到好奇地多看兩眼。我家附近,有加勒比海移民的活動中心、阿拉伯文標示的雜貨店、土耳其的餐廳,卻沒有幾張東亞面孔。我知道自己是幸運的,多少人離鄉背井,無論背包旅行或者求學工作,期待著能體驗「多元」,而我擁有了這個環境。只是,對於多元族群司空見慣的人們,是否對於不同的人就能有更深的理解和同理?

仇恨罪行(hate crime),卻很不幸地在這段時間內成為我生活中必須面對的課題。在大白天的公園裡,小學生用球踢我,並叫罵著「為什麼你不滾回你自己的城市?」當下我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甚至毫無防備,連想要報警都不知道電話號碼。我訝異,自己沒有想過需要求援的可能性;另一次,四個青少年在我慢跑的路上攔住我,叫罵著:「中國豬!」雖然他們已經喧囂著離去,但我這次覺得有報案的必要。於是,一名非常有耐心的警察在接獲報案後來到我家,詳細記錄事情發生的經過。她告訴我,她剛調到這個區域,本來認為當地獨特的族群和文化,人們應已經習慣和「看起來不同的」人共處,「但是我發現……」她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平常的生活,除了研究與讀書之外,因為參與學校輔導清寒高中生的工作,有機會接觸在地弱勢高中學生。我親眼見證,儘管是在社會福利制度已較完善的英國,這個組成龐雜的社會裡,仍存在著許許多多艱辛的個人,用各自的方式生活著,每個人有不同的生命經歷。而我們不難發現,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社群裡面,有時排外的意識比其他社群更強烈。

其實我們都是渺小的個人,受環境深深影響。是不是當群體有意無意高舉自己的優良文化、光榮傳統,以及受到外來者帶來的威脅時,這些濃烈的情感也容易使個人顯得渺小、團體顯得巨大,且團體內外的敵我意識更加分明?漸漸地,這樣的意識,也可能轉變成對他人的無感,甚至憎惡。

而教育影響更甚,一位關心我的小學校長,聽了事情發生的經過,告訴我在他的學校內,許多家長毫無掩飾地直言「我不在乎你說我是種族主義者。我不要我的孩子和那些有色人種同班。」當我們訝異着這麼小的孩子,在春暖花開的季節,一邊在公園玩耍,一邊選擇「攻擊經過的陌生人」,再看看他們生長的背景和家庭的信念,我依然不解,但卻不再覺得不可置信。也許他們從小就聽著大人說:外來的人破壞了城市、搶走了工作、帶來了不喜歡的文化、造成了不必要的改變。

關心我的親朋好友提供各種看法。其中包含「英國的家庭教育已經失靈」、「隨身攜帶防狼噴霧」、「不要在學生放學後穿越公園」。我感激來自四面八方的建言,但也對結論感覺到些許灰心。外國人如我,為這些孩子面臨的環境悲傷。面對危險的公園,我可以繞路,但當人們面對充滿誤解和衝突的社會,要怎樣繞道迴避一路的險阻呢?

讓我們別說謊。在多數的時候,我們都習慣把情感投射在有限的、和我們相同的人上。當衝突引出人深層的信念,那些顯露出的色彩,不一定是美麗的。在全球化的世界裡,如果向外延伸的只是tripadvisor的足跡,和茶餘飯後可供笑談的各種旅遊趣事,而非對於難解人事物更深的同理,我們的遷徙有什麼意義?並不是看過許多風景,人就自然能培養出人文關懷以及理性思考背後的謙卑之情。而我發現自己離彼端,仍有好一段路。行路仍然如此艱難,但若一路的探索,能讓我們真實接近「多元」一些,也許離家千萬里的我們,終能有一瞬感到不虛此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pt

用堅持彩繪人生藍圖 林毓恆的塗鴉夢

文|朱貽安    圖片提供|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