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9 十一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學業/職涯 » 研究所生活怎麼過?在浮動生活中找到堅定的自己

研究所生活怎麼過?在浮動生活中找到堅定的自己

林雅凡
台大化學系博士,曾在台大化學系擔任講師三年,並赴日本京都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兩年。除了化學研究,也從事科教活動設計與科普文章寫作。喜歡作研究,也喜歡教書。

曾希望成為一名科技記者;卻因高二那年化學段考23分的全校最低分衝擊,發憤搞懂化學,高三畢業那年以第一志願考入台大化學系。曾夢想藉由劇本創作刻劃人性;卻因大三那年受《火星上的人類學家》一書啟發,決定回歸學習科學。


面對高度壓力的研究所生活,找方法適應未知的世界固然重要,但真正寶貴的,是「在不可掌控的人生際遇中,認清自己的樣子,找到堅定的信念、信仰與價值觀,進而定義自己的成功」。

時序進入仲夏,周遭人事物的轉變更加明顯生動,在這樣的節奏中,我閱畢天下文化所出版的書籍《記得你是誰:哈佛的最後一堂課》,旋即又在E-mail信箱中收到了幾位研究生、準研究生提出的問題。

令人玩味的是,研究所新鮮人躊躇的,不外乎是「讀研究所是正確的決定嗎?」「我能勝任研究所的學習嗎?」「研究所生活應該怎麼過?」這些問題都源自於對快速變化的世界、不能掌控的未來的不安全感。而在《記得你是誰》這本記錄15位哈佛大學教授人生經歷的書中,大部分的教授都提到曾有過「處於因未知或挫折,而感到自我懷疑」的狀態;不過,這些教授不約而同強調的,都不是「找到應付人生不確定的方法,作正確的決定、過完美的人生」,找方法適應未知的世界固然重要,但真正寶貴的,是「在不可掌控的人生際遇中,認清自己的樣子,找到堅定的信念、信仰與價值觀,進而定義自己的成功」。

對於準研究生而言,研究所的學習經驗將會變成個人履歷的一部分,那代表的不只是求職書上的輝煌紀錄;更意味著這段生活每時的精彩與深刻匯注在生命中,而成就的指引自己的信念與原則。

寫一份獨一無二的研究所履歷

那麼這份研究所履歷該怎麼寫起呢?會對無可掌握未知的研究所生活惶恐,也意味著不能用舊有的態度、思想或方式面對這段生活,應下定決心預備改變了。改變的目的除了是為適應新生活,更大的意義在於我們能透過所做的調適,更多元、全面地認識自己─生活有一個很大的目的是學習與自己相處,然後自我認識而成長。因為每個個體都是獨特的,擁有獨特的生命歷程,也因此必然走上獨特的未來。這是一個不能複製貼上的過程,面對生命的疑惑,唯有找出自我獨特的答案,才有可能心滿意足、踏實平安。

所以,我想從這個觀點切入,探討一些研究生和準研究生心中的疑惑:「研究生好像沒有假日,是不是要趁進研究所前及時行樂一下?又進入研究所後,是否應該減少娛樂、過苦行般的生活?」

柯達相機發明人喬治.伊士曼曾說:「我們從事的工作決定我們的財富,我們從事的餘暇活動決定我們的性格。」誠如旅行與閱讀帶來的經驗與啟示不同,造就的性格與態度也不同。既然每個生命經歷都對迎向未來有意義,「餘暇生活」的經營對每個階段的人不僅是紓解壓力、過健康生活的重要元素,也是迎向未來不可或缺的一環。但休閒並不等於及時行樂,不當的休閒活動可能讓人誤入歧途。而財富─或個人獲致財富的技能與專業,和他的態度、性格都是重要的,也都是在每一個階段值得去發展探索的。

因此,對我而言,「認真學習」與「認真休閒」等同重要,且彼此密不可分。

找到自己的快樂學習方式

研究所課業絕大部分需要自主學習與獨立研究,研究生需投入在學習上的心力自然無法用大學生的邏輯去算計,這是每一位有心讀研究所的研究生必須認清並付出的代價。然而這代價並不一定是罄盡時間,也不等於「苦」學;學習可以是件開心的事,人的才能顯出,常在於把看似枯燥的事做出趣味的時候。樂趣能成為對事物學習持之以恆的動力,而「簡單的事情重複做,你就是專家;重複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贏家。」

所以,面對研究所生活,首要捫心自問的是:「我是不是由衷地喜歡扮演研究生的角色?」、「我如何詮釋研究生這個角色?」這些問題與個人的自我認識、價值觀息息相關,越深入認識自己,越能找到享受工作、學習的路徑。
我剛進研究所時,因為對研究仍然陌生,並不頂熱衷於學習,一直到埋首在一堆光譜中,經由分析歸納出些許結果,體會箇中樂趣,我才立志認真當研究生。但回想早在國中時,我就已發現自己醉心於「由懵懂無知到豁然開朗」的歷程:如發現數學證明題中的清楚邏輯、從實驗數據中歸納出規則、從無到有的創作歷程……。我也享受從思緒紊亂時的焦躁不安,到逐而透澈清晰時興奮快活的鮮明情緒變化;或者突破困難時雨過天青的滋味。這種種體悟使我明白,不斷讓生活充斥這些經歷的可能,我就能在學習上樂此不疲、有新鮮感。因此,我一直喜歡並自願參加校內外科學展覽。此外,我也異常喜歡作筆記,透過筆記整理自己的思緒,就好像按照自己的心意重新布置房間的格局般。

剖白我的經驗,並非要強調「好學就應該具備某些特質」,而是說明每個人喜歡學習的理由與方式都不相同,學生很重要的任務是找出自己受學習吸引的原因,並在學習的過程中,製造重複經歷這些過程、因素的機會。

在休閒中悟出生活道理

不過並非空有學習熱情和充足的學習動機,就能擁有令人滿意的研究生生涯。生活是不同因子交織而成,諸如人際、經濟、健康、情緒、家庭……等,它們往往是牽一髮動全身。生活不太可能只照顧學業、工作上的責任與需求就獲得完滿。唯有與多面向的自己共處,才能透過對自己更完善的照顧,來提升每一面向的自我展現力。

我在當研究生時愛上一個人旅行,旅行帶給我無窮的意義。當一個人迷失在費城郊區,趕不上回程的火車,我深切體會到冒險的意義之一是接受「與計畫不同」的結果─它可能比預期更好,但也可能更差,更有可能必須付出額外的代價,而探險的心就是對意外不感意外。就如同我們預期科學實驗會帶出某些結果,但也許真相並不如想像,坦然接受它真實的樣子,是科學家必須擁有最基本的素養。旅行的體悟,使我更能豁達面對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心神,研究成果卻不如他人出色的結果─這並不代表個人能力的優劣,而是誠實記錄一項物質真理。明辨此理,也就能遠離不理性又沒有意義的比較。

我也曾在吉隆坡到巴生港的火車上,看見馬來人、印度人與華人的聚落,驚訝於生在同地土的國民,卻有如此獨立的生活,不禁想像在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文化下成長的人民,會有什麼樣的思維與經歷。這個經歷使我明白遼闊世界存在著許多我不曾體會的事實,欲接近真相,就得放下成見、了解差異。它提醒著我,我在學術研究上的某些觀點,可能與其他同學,甚至教授持有不同意見,在辯駁之前,我應先去理解,從別人的角度,他們看到了什麼?

旅行使我能以不同襟懷與眼光,面對研究的種種。

那麼,這趟研究所之旅你也啟程了嗎?縱然在無垠的旅程中看不清遠方,但重要的是,在每一步走過的軌跡上,認清自己的樣子。

他們是這樣安排研究所生活的

朱萬方 政大幼教所

我念研究所遇到最大的瓶頸就是英文能力不佳,其實這問題還沒有突破,但我就是多花些時間、多努力一點。面對壓力,我常用的放鬆方式是健走或跑步;我也喜歡在台北街頭走來走去,我會去到某處,然後走一個多小時走回宿舍。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耐力的訓練,特別是快撐不下去的時候。我也發現好好管理生活,對我來說可以真正放鬆,也讓我更健康。

林明毅 台科大資管所

在研究所生活中,因為角色很多重,如果所有事都能如質如期進行那倒還好,但一旦沒控制好,就很容易崩潰;所以我會先釐清每件事情的優先次序以及重要程度,列出自己的To-do List,再逐一解決、各個擊破。休閒活動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大致上會做的包括看影片、聽音樂及玩電玩,常在吃飯或摺衣服時邊看影片,電玩的話現在則是每週平均20分鐘,且有下降的趨勢,有時甚至沒有;但現在使用智慧型手機APP的時間則上升不少,每天約30分鐘到1小時左右,音樂則是想聽就聽。在觀看網路上別人所拍攝的影片時,總會覺得這些頻道的經營者很厲害,這些人可能在一開始只是單純覺得好玩,但因為養了一大群的粉絲,後來便做起網路媒體的生意。對我來說,能將工作與興趣結合在一起是件令人嚮往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我為什麼到荷蘭留學?「先工作.再出走」的抉擇心路

撰文・圖片提供|王幸慈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