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學業/職涯 » 我究竟適不適合讀研究所?學校沒教的判斷指標&3種必備能力
IMG_6059

我究竟適不適合讀研究所?學校沒教的判斷指標&3種必備能力

文|林雅凡

林雅凡
台大化學系博士,曾在台大化學系擔任講師三年,並赴日本京都大學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兩年。除了化學研究,也從事科教活動設計與科普文章寫作。喜歡作研究,也喜歡教書。

曾希望成為一名科技記者;卻因高二那年化學段考23分的全校最低分衝擊,發憤搞懂化學,高三畢業那年以第一志願考入台大化學系。曾夢想藉由劇本創作刻劃人性;卻因大三那年受《火星上的人類學家》一書啟發,決定回歸學習科學。


在前兩期關於研究所學習的文章刊出後,我最常收到讀者、學生的回饋與提議便是:「可不可以寫關於『如何知道自己適不適合讀研究所』的文章?」「有沒有量表可以測驗自己是否適合讀研究所?」這些問題讓我反思:「讀研究所有沒有能衡量適性、能力、興趣的指標?」但研究所既是高等教育的一環,其本質便脫離不了教育與學習,如果智識能力已經由教育一步一腳印地培養起來,大學畢業生的能力考量應該只佔極少的比例,是否適合讀研究所的真正關卡,應該在於自己有沒有意願、動機、興趣。

所以,這個問題也許可以從換個角度思考「什麼樣的人不適合讀研究所?」找到答案。關於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如果你(1)缺乏動機、目標與興趣;(2)不願調整學習態度與內涵來適應研究所生活,那很可能就不適合讀研究所。

換言之,如果對研究所的學習有更明確的目標、較強大的動機,輔以尋找答案的興趣和熱誠,同時預備好被調整,就越能體認讀研究所的價值和意義。

你有沒有「寫不出來的讀書計畫」?

我認識一位研究所即將畢業的學生,她畢業自知名國立大學的傳播學院,跟一般學業表現良好的學生一般,當年在考慮大學畢業之後的出路時,也曾擁有美好的留學夢,認為取得國外研究所學歷,是理想人生的一部分。

然而在完成一切考試,著手預備申請資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SOP(Statement of purpose, 讀書計畫)竟一個字也寫不出來。這如同暮鼓晨鐘般敲醒了她—仔細剖析,自己的興趣其實與所讀的領域、申請的方向並不一致,雖然她羨慕擁有國外研究所學歷,但面對研究所生活,她卻顯得無所適從而缺乏動機。

這個覺醒使她緊急踩剎車,轉而更仔細思考自己的規劃與當下所需學習的課題。最後她選擇先進入職場,開始第一份工作。雖然薪水不豐厚,她卻在這份工作中,更加認識自己的興趣與職涯性向;3年後,她更確定自己想要讀研究所的心志,也已清楚想要學習的方向。她透過甄試考取了國內大學的研究所,並且一邊作全職學生、一邊把所學實踐在相關的兼職工作中。因為目標與動機明確,研究所學習在她的生涯規劃中顯得有意義而寶貴。

透過她的故事,我想強調的是,研究所學習的知識、技能永遠都是客觀的,我們並不會因為學習這些而得到未來目標、個人興趣與性向的解答。對人生的疑問如果在進入研究所前是茫然未知的,讀研究所期間也沒有花時間探尋思索,最後絕不會因拿到文憑而茅塞頓開。因此找到人生的方向與目標,永遠都是個人無可推諉的課題,它沒有標準答案、沒有分數,卻是每個人都必須啟程尋找的—獨立而勇敢地。

鍛鍊在研究所活下來的3種真本事

雖然我認為「適不適合讀研究所」最重要的考量在於動機與興趣,但這並不代表「能力」不重要。

雖然完成論文、口試與取得文憑息息相關,但這並不代表只有能力達到某程度才能讀研究所;適不適合讀取決於個人是否有潛力精進自己的能力,而能力的提升將有助於個人實踐自我期許。

雖然不同學科所需的能力略有不同,仍有一些能力是幾乎每個學科都需要的。
其一,有心進入研究所就讀者,提升外語能力永遠都是重要的。研究所的學習材料大部分來自國內外的期刊文章,研究生透過閱讀期刊文章來解決問題、找到研究方向。而在各領域中較為重要的研究往往登在國際期刊上,語言的優勢能幫助我們獲取更多元的資料與資源。此外,研究生也有不少發表研究成果的機會,在這些機會中,很多時候因為教授的要求或環境的需要,需要以英文表達(說或寫)。因此個人對於外語的掌握能力,往往成為作研究時不可或缺的工具。現在已經是地球村的時代,而各國人透過網路或實際接觸、交流、學習的機會早已非常普遍,外語能力也逐漸變成一個重要的競爭力指標,因此我認為把「學習語言」規劃在自己的目標裡,絕對是一種超值的投資。

與語言能力相關的,是說寫表達能力—或也可以把它視作學術上的溝通能力。若研究生取得非常好的研究成果,卻不能提綱挈領、言之有物地將成果表述出來,往往最後事倍功半;相反的,一個結果平凡的研究,可能因為最後畫龍點睛的表達,而為結果加分甚多。

其二,我認為研究生也應該培養找資料並歸納、分析的能力。不論哪一個學門,「廣泛閱讀」在研究所的學習中都是相當重要的,但閱讀的內容也需要研究生針對論文的相關性,自己去找資料。因此我也認為,培養找資料、獲取資訊的能力將有助於拓展論文的深度與廣度。不過我也發現由於網路的便捷,抓取參考資料容易,不少學生對撰寫報告的想法就是複製、貼上,最後稍加排版後完成。這除了在學術上是犯規的行為之外,沒有統整、分析過的資料,並沒有辦法讓主題聚焦,很容易形成垃圾資訊。歸納、分析資料的目的,在於從許多研究例證找到相似的樣式、原則與聚焦的問題,研究生透過這樣的過程,才能更加清晰認知自己研究主題的重要性與意義,在論述上也才能因明確的主旨,而點石成金。

最後想建議給大家去磨練的是管理自己的能力,過有紀律的生活。作研究需要高度自由的環境,才能獨創而深刻。然而唯有先體認紀律之道,才可能在自由中舒適地生活,否則其代價可能是虛度光陰。進入研究所後,除了修課與研究室會報之外,研究生自己掌握了大部分時間,而應該要怎麼善用自己的日子,每天都經歷充實感,是一門需要琢磨的藝術。

事實上,我在台灣當研究生時,管理自己的能力也不及格,時常浪費時間,卻又為了達到高品質的研究,而養成連續幾天不睡覺的習慣,讓健康垮台。而我發現讓我失去控制的原因往往是壓力。台灣教授對研究生沒有太多限制,所規範的原則也相對少,很多時候壓力一來,學生就用上網、打遊戲、唱KTV、看電影……等等方法舒壓,並不是說不能從事以上活動,而是如果花過多的時間在這些事情上,除了沒有解決問題,也會養成逃避壓力的習慣。

向日本人學好習慣

過去2年我在日本擔任博士後研究員,見識到日本研究所管理學生的紀律,也許有點過分嚴格,但其成效或許卻可以成為我們的借鏡。在日本,研究生除了必須按照規定的時間進研究室,在研究室裡也不能從事與研究不相關的活動,如上網、打遊戲……等等。我在這樣的規定下,每天工作13小時,為了讓工作有好的品質,我建立了以下的原則和習慣:

盡可能不加班,並戒掉通宵工作的壞習慣。然而為了讓思緒連貫、每天工作有效率,我也管理自己的思想,將「段落式思維」轉變為「大綱提點式思維」。

針對每次實驗室會報作出進度計畫,並在每天工作中,確切列出當天應該執行的進度。

面對實驗瓶頸便停下腳步整理實驗桌、回顧實驗記錄簿,與人討論、閒聊、散散步。

在少許可以自我控制的時間中,保有自己的生活:每半年回台灣、每2-3個月與台灣同學會的學生相聚、每個月為自己安排輕旅行、每週都有信仰和心靈活動的時間、每天2小時留給自己。

我認為紀律的內涵並不是限制,而是管理—藉由管理,讓個人能舒服、有品質地生活。要管理的層面包括時間、金錢、壓力、人際關係、休閒生活、健康、多重角色……等等,唯有透過好的管理,這些投資在人生中的事物才能增值,而非成為負擔。

關於讀研究所,你自己的答案是……

所以,我想這樣總結這個議題:讀研究所是人生的選擇之一,有讀並不代表比較好,反之亦然;重要的是必須先釐清—

1.你對研究所的學習有沒有正確的認識?

2.現階段的你需不需要讀研究所?

3.在心態與客觀環境(生活中的角色、經濟……)上是不是都預備好了?

如果以上3個問題,你都持肯定的答案,並有充分的理由,那麼何妨問津研究所之路,期待沿路上柳暗花明、雲破天開的驚喜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ns

我為什麼到荷蘭留學?「先工作.再出走」的抉擇心路

撰文・圖片提供|王幸慈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