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紙本雜誌分類 » 探索 Adventure » 用堅持彩繪人生藍圖 林毓恆的塗鴉夢
pt

用堅持彩繪人生藍圖 林毓恆的塗鴉夢

文|朱貽安    圖片提供|林毓恆

林毓恆
在台灣,塗鴉大多數是個人隨性的自由創作,鮮少有人以此為職業,因為台灣並不流行塗鴉。但林毓恆就是其中的特例,他以牆面彩繪的方式,輔以塗鴉客的精神創業,經歷了一段不太一樣的職涯之旅。不久前還留鬍子的他,身高175,喜歡亞裔畫家David Choe的塗鴉風格,曾經用他最愛的嘻哈歌手2PAC來當他的彩繪作品《最後的晚餐》的主角人物。


我們可能都有這樣的經驗,或身邊不乏這樣的例子,小時候很喜歡畫畫、跳舞、音樂、體育……,但總因為「升學更重要」、「將來能做什麼?」……等因素而停下學習的腳步,於是原先的喜好逐漸成為生活中茶餘飯後的休閒嗜好,或是口裡的「曾經很喜歡……」與「小時候……」。有時我們短暫收起心中的渴求,直到某個時間點,才終於下定決心放棄原先追求的道路,重新將興趣作為工作、生活的目標。

「興趣即是工作,工作即是興趣」或許是許多人欣羨的狀態,但能順利達成或堅持下去的人幾希。現年25歲,從小喜歡畫畫的林毓恆則幸運地在一開始便獲得家人朋友的支持走上藝術創作的路途,並在2013年畢業退伍後選擇與友人共組公司,從事牆壁彩繪的工作。近日,他更決心自組工作室,要成為一個專職的藝術創作者。堅毅傲人的雄心儼然隱藏在羞赧靦腆的外表下。

繽紛有趣的生活廣場 台南台客夜市—鋪牆蓋地席捲而來的繽紛繪圖,在各種主題裡面淋漓盡致地自由揮灑;完成該案後,高雄人林毓恆有感而發:「只要開放高雄市新崛江商圈的牆壁彩繪,那裏也會變成一個非常美的地方!」
繽紛有趣的生活廣場
台南台客夜市—鋪牆蓋地席捲而來的繽紛繪圖,在各種主題裡面淋漓盡致地自由揮灑;完成該案後,高雄人林毓恆有感而發:「只要開放高雄市新崛江商圈的牆壁彩繪,那裏也會變成一個非常美的地方!」

因為喜歡,所以畫畫

「我想我很幸運,一開始遇到的畫室就不是一個為求學而生的畫室。」在這樣一個畫室中,除了技術的指導,老師只會提供一個供大家發想的主題,接下來便是讓學生們依據主題,自由發展與想像。

而升學為主的畫室為了配合考試需求往往會過分重視寫實、畫得像,對林毓恆來說,這樣的訓練只是扼殺小孩子的想像力。國中時期,由於學校教育引不起林毓恆的興趣,他進而不愛念書、不會念書,也無法得到學校標準評鑑方法下的好成績。高中原想找個夜間部或產學合作的學校念了就算了,但在家人、舅舅的反對與建議下,林毓恆轉而專心習畫,順利考進高雄市私立中華藝術學校就讀美術科。

進入高中,林毓恆身邊圍繞的都是喜愛畫畫的朋友─有的人看到格鬥漫畫上喜歡的人物,就會試著參考、學習它的構圖或線條;也有喜愛塗鴉、甚至喜歡畫刺青圖案的朋友,大家都為自己開啟了另一扇不同的窗。高二時,為了推派代表參加全國技能競賽暨國手選拔賽,林毓恆便在喜愛塗鴉的同學帶領下,進入「油漆裝潢組」培訓隊,認識了「油漆」這個創作媒材。

由於台灣並不流行塗鴉,塗鴉作為「地下」、「次文化」領域的藝術類別也不會是課堂上主要專門教授的項目,林毓恆於是和同學透過看書、看網路上國外的影片,一步步學習相關技巧。

儘管常因英文不好而聽不懂,但由於影片通常是記錄創作過程,林毓恆也就在一次次的觀摩、實作中模擬出屬於自己的技術,了解塗鴉常用的油漆、水泥漆、噴漆……等材料特質,面對大面積的牆面要如何掌握構圖、比例,如何在局部施作時顧及整體布局……。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接受培訓,個人也在決賽時順利拿下第一名,林毓恆也因此成為令人刮目相看的儲備國手。

從街頭到學院的困境

「那時帶來很大的信心」。因為在全國競賽中得名,林毓恆便以競賽成績在2007年申請了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的不分系菁英班。

不過對大一不分系,大二才轉入視覺傳達系的林毓恆來說,大學生活並不如自己原先的想像。除了用電腦畫圖總令自己覺得不自在,大二才「插班」的「轉系生」其實往往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融入這已然成為一個團體的團體,或是尋覓志同道合的團體。不同的求學背景讓林毓恆和以升學考試入學的同學有著一道淡淡的隔閡,而自己鍾情的街頭文化和文藝青年的小清新也似乎總是沒有對話的空間。在學校找不到共鳴,幾度想要轉學的林毓恆最後還是考量了父母的心情而完成國立大學的學業。

雖然對大學的課程沒什麼興趣,圖書館的塗鴉圖冊卻深深吸引了林毓恆的目光。架上一本本介紹國外塗鴉的圖冊,幾乎都是被林毓恆借回家,而且一再續借。「反正不會有別人借啊!」林毓恆笑著說。一次的課程作業是協助商家做裝潢,因為對牆壁彩繪優異的掌控力,讓老師之後只要有牽涉到壁面的案子都會找林毓恆合作。

多一扇城市角落裡的美景 高雄美術館旁咖啡館—行人道上,休憩一旁的市民飲著咖啡融入了花木扶疏的彩繪意境中。林毓恆從接下到完成該作品只有短短一個月,在常下雨的狀況下不僅要「看天作畫」,更從傍晚畫到次日凌晨,過程頗艱辛。
多一扇城市角落裡的美景
高雄美術館旁咖啡館—行人道上,休憩一旁的市民飲著咖啡融入了花木扶疏的彩繪意境中。林毓恆從接下到完成該作品只有短短一個月,在常下雨的狀況下不僅要「看天作畫」,更從傍晚畫到次日凌晨,過程頗艱辛。

創業維艱

或許是從小愛自由,也或許是身邊志同道合的朋友都選擇走上自己的路,當完兵的林毓恆沒有選擇進入公司行號成為上班族,而是和軍中認識的同袍一同組成工作室,進行彩繪設計的工作。

由於入伍時林毓恆在技能項下填了「牆壁彩繪」,一次軍方有彩繪工作的需求,便找林毓恆前往支援。林毓恆不只認識了後來的創業夥伴Blue,自此這位行政長官只要有彩繪的案子便會找兩人前去支援。當兵的最後3個月,林毓恆幾乎都在小琉球的「為民服務中心」畫圖。對面民宿主人瞧見,便邀請兩人協助進行壁面彩繪,開啟了兩人退伍後創業的契機。

不同於受薪階級,創業者必須面臨的第一個考驗恐怕就是收入不穩定。藝術市場尤其流行一句話:「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意味一家畫廊往往絕大多數是賠錢辦展覽,但透過某一檔熱銷展而獲得接下來需要的資金。不過並非每個人都有辦法忍受這種不確定性,也不見得一檔開張就真的能支撐3年營運。彩繪的工作也是,「好的時候很好,沒有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林毓恆說。也因此,幾乎沒有人全職在做塗鴉彩繪的工作,都是另外有正職,待有案子時才做。好不容易有案子了,很多時候人事溝通與工程的障礙也會讓事情不如預期。

因為接手的案子大多來自公家單位,長官來回審核圖稿的過程常常令人覺得「不是為民眾而做的作品」,作品也一步步失去原先的樣貌。有時彩繪工程被迫停工並非自身的原因,而是工程單位突然刪減施工範圍,因而被迫改變計畫。

為了不要被大人們覺得年輕好欺負、刻意殺價,林毓恆還為此留了鬍子,只為了看起來成熟些。相較於溝通障礙,創作的辛苦似乎都不算是困難了。儘管手痠、腰痠、背也痛,有時天公不作美,畫到一半一場午後雷陣雨便會讓好不容易上完色的牆壁毀於一旦。為了趕上店家開幕的時程,林毓恆只好選擇傍晚到凌晨作畫,一畫就是一個晚上。

親友支持是闖蕩的力量

「讀美術能幹嘛?當老師嗎?」一直以來,林毓恆之所以能持續走在藝術創作的路上,除了個人的意志,家人的支持更是推動他前進最大的助力。

從事料理工作的父母並未以「讀美術有何用」反對林毓恆以藝術創作維生,反而在林毓恆自覺自己根本不大會做水果雕刻,只是好玩刻刻時,不斷鼓勵他雕刻,並且藉口需要使用。不過由於看見父母每每在大型宴會時都需要跟別人借用果雕,林毓恆也決定要來學做果雕。然而秉持著一如塗鴉創作時的自學精神,林毓恆並不計畫找人上課,而打算從看書、看影片開始。

今日的林毓恆已經剃掉了鬍子,並開始著手將家裡兩層的儲藏空間整理出來作為個人工作室與展示空間,決心逐步朝向個人期待的純藝術創作之路。彩繪案件終究有客戶的需求與考量,儘管純藝術的道路並不好走,但林毓恆說:「我想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東西,找到自己的特色。」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DSC07282

捕捉藝術家的藝術家—藝術生態攝影師陳明聰

採訪撰文|朱貽安  攝影・圖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