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Rose_045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圖片|鄒開蓮提供

鄒開蓮

現任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在此之前,她曾在廣告、唱片、家用品公司、電視台等領域從事過各種不同工作;大學讀的是台大圖書館系,後赴美攻讀研究所,取得西北大學J. L. Kellogg商學院MBA 、波士頓大學大眾傳播兩個碩士學位。這一切多元的學習與嘗試背後,是一顆堅定而勇敢的心。


我認為「大學」這個階段是一個人邁向成熟非常關鍵的時期;未來進入社會之後需要的很多能力,包括找到自己的熱情、人際關係、負責任等等,大學的4年,是最佳培養時期。

回想我的大學生活,那真是一段豐富、快樂、美麗的時光,總結我在大學時期所體會到的生活以及工作哲學是:付出就有機會,熱心是管用的。

學習做一個搶著做事的人

大一開學前,我在校園四處看看,逛進了「視聽社」,這是一個以電影和音樂為主要活動的社團。當時社團裡的學長、學姊們正忙著編輯社團刊物,那一期刊物的主題是台灣的電影新浪潮。為了趕著出刊,每個人都忙得不得了,看到我在那裡東張西望的,就問我是什麼人,我回答是大一新生,「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我什麼都可以做。」

結果,學長姊們竟然分派給我這個菜鳥一項高難度的任務:訪問楊德昌導演。當時楊導正在拍《海灘的一天》,根本沒有時間接受我的訪問,我只好跟著整個劇組跑,只要發現導演有空,就馬上擠過去採訪。就這樣一點一點,用零星的時間加起來完成了任務。

每逢要出版社團刊物時,從採訪、文編、美編到印刷……,我總是積極參與每一個過程,大一下我就被選為副社長,跟我們社團的指導老師陳國富導演學習了很多影視、文化、傳播相關領域的知識,開始累積人脈,也拍了自己的實驗電影。這些養分對我後來的人生,無論是生活還是職場生涯,都有很大的幫助。我學習做那個「第一個說『是』」的人,我是個搶著做事的人。

《聖經》裡有位先知撒母耳,當耶和華呼喚他時,他總是說:「是的,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態度,大學生不應該只是上學、放學、日復一日,而是要學習投入、付出,我相信即使再爛的環境都有東西可以學習,只要放下「計較」的心,不要太聰明,什麼都算得太精。若因為怕吃虧就不肯多做一點,就等於是放棄成長的機會。

我認為,大學是最好的學習場域和時間,如果不在這個時間裡多付出、多學習,那真是太傻了,以後到職場上誰還給你這樣不斷磨練和訓練的機會?一進入社會就立刻要上戰場了,那要有真本事、真功夫的;職場上最不歡迎不冷不熱的人,也不喜歡「不沾鍋」這種性格,這樣的人永遠只想「坐得遠遠的」,最好都不要麻煩到他;既然不願負責,那也就不會有機會擔當重要工作。

大學的經驗讓我了解到,在人生的競技場上,我必須作那真正上場打球的「player」,不是坐在看台上看熱鬧的「audience」(觀眾)、也不是坐在旁邊評首論足的「observer」(觀察員),不!我要下場、我要紮紮實實地、熱熱烈烈地打一場球,這樣,我的球技才會進步、才會成長─只要上場,就有可能成為林書豪!

不要做那種到處走走看看,但從來不肯「put your hand on it」(放手去做)的人,這樣時間花得再長、再久,終究是一場空,真正的本事就是要在「做中學」,甚至是「錯中學」;人生應該冒點風險,做一些別人不敢做、而你敢做的事情。大學時代犯錯的成本是很低的,正是訓練膽識的時候。多做一些,你會失去什麼?不會嘛,多做多得。

此外,我在大學學習到,不要只做自己覺得有把握的事,因為那些你起初認為沒有把握的事往往有最多學習的空間,重點只在於你願不願意承擔責任;還有,不要常常想著要「一鳴驚人」,好像你一做什麼就一定要讓別人馬上看見、非要得到讚美不可,這會產生一個不好的影響,就是那些看起來可能不是那麼容易放光采的事情和工作,你就不願意去做了,但這類事情往往是基本功,很重要。想要武功高強,得先學會紮好馬步,紮馬步,沒有花俏絢麗的武功招式,但要不要做?當然要。

透過全方位學習找到自己的熱情

此外,要有一個心理預備是:無論是什麼人、做什麼事,做得再好、再精彩,也可能會受到批評,所以不要怕批評,這是個學習的機會。小學時,我當了6年的班長,要幫忙老師管理很多事情,但也因此,一方面我從小就訓練自己的「leadership」(領導力),另一方面,從「做事」中認識自己的興趣和優缺點,所以我很早就對自己的未來要做什麼,有很明確的方向─如果你在小的時候、年輕的時候都不肯參與,又怎麼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能做什麼?難怪很多大學生會害怕畢業,因為在學校時沒有足夠的準備和訓練,一畢業就被推入社會打仗,當然心裡會充滿恐懼。

我知道自己的熱情在哪裡,因此在高中時熱中於參加表演、表達、影視相關的社團活動,到了大學仍持續這條道路,或許這就是大一下我就能夠擔任視聽社副社長的理由吧!畢竟我從高中就開始進入相關領域了。若你對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對什麼有熱情、感興趣,還不是那麼清楚,那就採用全方位學習的方式,透過接觸各個不同領域的知識,廣泛地學習,從中尋找到自己真正的熱情所在。

關於大學修課,我有幾點想提醒,第一是,選課可嘗試進入那些你本來不熟悉的領域,這樣才有機會培養你原本不會的能力。現在的大學教育已經比較像是基礎教育,跨領域的學習並沒有那麼困難。例如念工程的人也可以考慮副修、或者至少選一些藝術人文方面的課程,在將來的職業選擇或者生活樂趣上,都可以打開一扇不同的門;現今世界需要的是多元人才,大學正是培養自己多元能力的好時機。

大學時我選修了一些社會學方面的課程,我覺得這個課程非常有趣。那時麥當勞剛在台北民生東路開了第一家店(1984年),每天都大排長龍,我對這個現象感到好奇,就決定用這個題目做為社會學的期末報告。我常常坐在這家麥當勞的店裡頭,觀察消費者的消費情形,也會訪問青少年們為什麼這麼喜歡來這裡等等,將研究所得做成報告。這是我第一次進行的消費行為田野調查,我發現原來自己對這類商業行為的研究還蠻有興趣的。

我對行銷因而產生了興趣,後來就到商學系修徐木蘭教授的「廣告學」這門課,收穫非常豐富;之後決定出國念書,讀企業經營管理;畢業後我也的確就進入了商業界服務。這一路以來的轉折,其實可以說是有跡可循─是從我對「麥當勞為什麼會在台灣這麼受歡迎」的好奇,以及一個跨領域修課決定開始的:我發現自己似乎有著行銷人的DNA!

廣泛選修不同科系的課程還有另一個收穫,就是結識各個不同領域的人,一方面開拓視野,另一方面則是建立人際網絡。出社會工作,你會發現人脈很重要,青春歲月時結交的同學、朋友彼此間有著清純的友誼,相處時間長、認識也深,進入社會一段時間之後,發現當年的同學、一起修過什麼課、共同參加過什麼社團的朋友,都在各自的領域裡成了中堅分子,大家在生活和工作上都可以互相幫忙。這種人脈的連結往往可以發揮1+1大於2的效果。

我雖然不是外文系的學生,但是因為我很熱愛表演,所以就跑到外文系修課,外文系會有畢業公演,為了這個演出,大家從寫劇本到製作道具,都要親力親為,我也為此上了表演課,還去參加藝術季的audition(試鏡)。當然,跟真正學戲劇的科班學生比較起來,我的專業度和表演的成熟度可能不夠,但是這樣的演出卻讓我的眼光更為開闊,也認識到了一些有相同興趣的好朋友,感受到團體合作完成一件事的喜悅和成就感。

畢業後我曾在唱片公司和MTV台工作,舞台經驗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加上從學生時代就在娛樂圈和藝文界有涉獵、也認識了一些前輩,例如曾經參與滾石唱片公司舉辦的台灣第一場「搖滾演唱會」,所以進入這行也不算太跳tone吧,哈哈!我相信你真心喜歡的東西,日後慢慢會累積成為能力和未來的工作機會。

其次是建議你要選有關「writing」(寫作)的課程,也就是要訓練自己有好的表達和溝通能力;未來在職場上,你能不能清楚地把自己的想法、觀點表達出來,是非常重要的事。或許你認為現在是網路時代,所以不用太看重「寫」這件事,但我要提醒的是,有寫作的能力不表示要你成為作家,而是透過「寫」這個過程,可以讓我們學習到怎麼樣有邏輯、有條理地建構自己的想法,「寫下來」可以讓在腦子裡天馬行空的想法具體化,有助於清楚認識問題,並實際採取有效的行動。

第三是使用英文的能力要越強越好。中文是崛起中的國際性語文,這一點對我們華人是優勢,但不可諱言的是,英文仍然是國際交流上使用最多的語文,在「地球村」之下,你必須作好準備,未來的工作、生活不一定會在台灣,或者甚至不一定會在使用華文的地方,你使用國際語言的能力有多強,就一定程度地影響你的就業選擇和機會。大學時間多,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目標,把英文練到盡可能地好。

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第四是找個可以「委身」的領域,花時間、下功夫,積極地深入參與,委身的意思就是commit─願意把自己給出去、願意承擔責任。

第五是培養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從小事開始培養起,遇到困難不要馬上就抱怨或呼救,而是自己想辦法解決。有一句台語的俗語說:「小時候偷絲瓜,長大了會偷牽牛」,意思是小錯不改,日後可能會越犯越大。這句話也可以從比較正面的角度來解讀:從年輕時就累積處理、解決小問題的習慣和能力,隨著年紀和閱歷的增長,會養成解決更大、更困難、更棘手的問題的能力。回頭來看,你會發現在學生時代能遇到的麻煩,規模其實都很小,正是提供自我訓練的好機會;不要逃避,誠實面對,日後的你會感激自己曾經如此認真、負責。(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工作者)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IMG_0703

輔大織品.盧庭萱 編織夢想中的伊甸園

採訪撰文|蘇緯 圖片提供|陳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