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奧運馬拉松國手 張嘉哲:就算不被看好, 也要把最在乎的事放優先!
Chang4

奧運馬拉松國手 張嘉哲:就算不被看好, 也要把最在乎的事放優先!

口述|張嘉哲     撰文|林芳羽  圖片|張嘉哲提供

張嘉哲 

奧運馬拉松國手,台北市立大學陸上競技學系講師。42.195公里的路途,他以最佳成績02:15:56,成為全國第二快的男人(僅次於恩師許績勝)。張嘉哲並不是體育科班出身,而是在傳統升學制度下成長、從小被視為「不會念書」、「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學生,高中讀的是新北市開明高職電腦繪圖科,大學保送體院後開始在知識中探索認識自己,更加深信自己一路「跟著興趣走」的意義與價值。


>>攤開你的學經歷,哇!很特別耶!你讀美工出身,沒念過體育班,大學突然進了體院,一路跑上研究所、跑到奧運去,現在是個大學老師?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對。我其實不是從小念體育班出身,大家經歷過的讀書考試壓力,我一樣也沒躲過。求學時我總是班上那個被老師評語為「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學生。我很喜歡戶外,喜歡自然,喜歡陽光;我也喜歡學習,但我就不喜歡教室。國中時,每個假日都得補習,從早到晚,下課太陽都不見了,眼看爸爸帶著讀高中的哥哥去跑步,而我要待在被拿掉時鐘的教室,心中就覺得很「嘪送」!現在想想,也許是有點賭氣意味,有天我就跟家人宣告「我也要開始跑步!」大家都當我開玩笑,但隔天,我真的就穿上哥哥不合腳的跑鞋上路開始跑。坦白說,一開始也真的只是想逃離教室,想不到這一跑跑了18年,那天之後,我始終記得這件事─我喜歡跑步!我要跑步!如果可以,我要跑一輩子!

所以高中我也是在「要跑步」的前提下,選了開明高職電腦繪圖科。因為其他科系假日都要產學合作實習,這科系不用,一下課就可以去跑步了!一直到上大學前,我都沒有想太多,只知道「跑步很快樂、我要跑步!」跑著跑著,因為競賽成績還不錯,家人就建議搞不好加分可以上大學。原先我對大學沒什麼特別憧憬,只覺得,「YA!可以繼續跑步!太棒了!」於是我以術科資優進了台北體院(現台北市立大學天母校區)陸上競技學系。

大學裡,各樣學習資源超乎我想像的豐富,尤其是「知識」層面的東西。舉例來說,在我修教育學程時,知道了原來人類學習新事物的方式有3種類型─視覺、聽覺、觸覺,每個人都會有一種自己主要的學習途徑。那一刻我恍然大悟,我們的考試教育一直都是偏向視覺學習,要看、要記、要默寫;而我大概就是最後一種,觸覺學習者,也就是俗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學生,我不擅長視覺記憶,但其實什麼東西只要讓我摸過、體驗過,我就可以漸漸學會。

>>能不能分享大學時代一件對日後的你影響很大的事?

大二時,我修了一門課叫運動哲學,教我們用哲學的角度理解運動經驗。我當時其實聽不懂,但往後10年它卻幫助我領會許多運動技能之外的意義。例如,你聽我說「我愛跑步、我愛跑步」,但我說的「愛」,指的是跑步時多巴胺跟血清素帶給我的興奮愉悅感?踏上跑場時的成就感?還是肌肉在運動的整個過程中,那種痛苦跟極限的感覺?

馬拉松全程有42.195公里,每個人站上跑道時都很意氣風發,差不多跑到30公里,開始腳痛、胸痛、橫隔膜痛、全身都在痛,這時候真的會開始懷疑自己在幹嘛?有沒有必要這麼想不開?

但想想人生哪件事情不是這樣?當你在痛苦低潮時,那才是真正的開始啊!談戀愛、結婚也一樣啊!從一開始甜蜜期,到了中間磨合期,開始吵架,開始想分手,這時候唯一支持你往前的,也真的只有「初衷」。而我,就是想跑步!不管甜蜜或痛苦,這是我的選擇,我別無怨言。靠著這個意念,我熬過最後痛苦的12公里,迎接我的就是終點。

在跑場上跑步,雖然是往前跑,思想卻是往後、往根源、往初衷追溯的。比賽、感情或者人生也都是一樣。大家都在說莫忘初衷,偏偏初衷就是最容易忘記。我作一個運動員,這份初衷的追溯格外重要,因為現實的挑戰太逼真了!

>>念了想讀的科系就天天都很快樂嗎?進了大學才發現幻想破滅怎麼辦?

我進大學後,一心以為可以盡情跑步了,但想不到學長們紛紛建議,「趕快培養第二專長!」、「趕快考證照、考老師!」我內心充斥著無盡的疑惑與吶喊,我來這邊,不就是因為我想要跑步,但身邊的人就會接著說,「啊?跑步可以當職業嗎?你打算送快遞嗎?」

我想問題的根本就在於,在台灣,整個社會不認同我拚的是一份專業。這個狀況一度令我覺得灰心,直到研究所去日本參賽時,田徑場坐滿加油鼓動的群眾,甚至還有人看著我的選手服寫下我的名字歡呼,他們也許不一定看得懂,不一定認識你,但他們就單單為你的努力而感動。一個運動員所需最大的力量,其實往往也就是這份來自身邊的情感支持。

大學的確是一個有別於以往體驗,資源很豐富的寶庫,但它不是無窮無盡的。儘管如此,有個東西是無限的,那就是你的信念。

>>感覺你的確一直不斷在突破限制,你認為能讓自己盡情發揮,最關鍵的是什麼?

是興趣。我自己的體悟是,一場馬拉松比賽也好、一個專業的養成也好,其實最重要的並不是單靠意志力去苦撐就有辦法達標的,關鍵在於動機。我能一直不停跑到今天,因為我做的是「我有興趣的事情」,而不是「別人覺得有用的事情」。也許在很多人的眼裡,跑步這件事沒有用,可是我知道跑步是我的興趣,我很快樂,跑步時我可以感覺到自己活著。那整件事情對我而言就有了價值。訓練、賽事都很辛苦,可是這些辛苦是我願意去承受的,那跟我被逼著承受,是不一樣的。

>>如果我念的是沒有興趣的科系,該怎麼辦?

的確不一定每個運動員都是本著興趣的動機,也不一定每個新鮮人都是因為興趣來到大學,但到頭來這個問題還是得面對。因為不管什麼專業,跑道很長,過程很多痛苦,環境很多挑戰,沒有興趣的支持,意志力是很難撐完全程的。

一件事情別人評論有沒有用,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有找到你的興趣跟熱情,記住你的初衷,你才會知道自己4年後走出校園在這個世界上打拚的意義,並真心接受這場可能要持續一輩子的拚鬥。你願意嗎?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IMG_0703

輔大織品.盧庭萱 編織夢想中的伊甸園

採訪撰文|蘇緯 圖片提供|陳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