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 26 九月 2017
首頁 » 紙本雜誌分類 » 洞見 Insight » 張文亮:變動中,用信心 拼一張看不見的地圖
file0001207248003

張文亮:變動中,用信心 拼一張看不見的地圖

文|張文亮

張文亮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博士,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台灣大學新生專題課程(大學101)授課老師,台灣大學生態工程中心主任,曾獲得台灣大學優良導師獎。著有《當青蛙念到蝸牛大學─在大學點燃學習的動力》、《飛機為什麼沒有撞到羊─在大學體會生命的價值》、《因為有愛,才有這個學系─大學科系的起源》等書。


有一天,蜜蜂問我:「你認為蜜蜂是什麼樣的生物?」

我答道:「喔,很忙碌的昆蟲,每天勤於採集花粉,最後留下蜂蜜。」

我問蜜蜂:「那麼,你認為人是什麼樣的生物?」

蜜蜂應道:「與我們同一類。」

我說道:「怎麼會這樣呢?人不是與蜜蜂差很多嗎?」

蜜蜂說道:「人類從年輕就擔心找不到工作,一生最長的時間都是在工作,退休又會匆匆找別的工作做,這不是像蜜蜂嗎?」

我又追問:「難道就沒有其他不同嗎?」

蜜蜂想了一下,才說道:「有啊,我們工作後留下的是蜜,人類留下的大都是污染或是廢棄物。」

我說道:「不!工作有其神聖面,並且使人學習很多。」

許多學生在高中時期擔心他們以後要做什麼,在選填大學志願時,已將大學當成進入工作的預備,科系視為進入職場的生產線。有些學生還以為在生產線上多留幾年,有個碩士學位,或是博士學位,就可以生產加級,日後可以送上職場更高的位置。

時代的危機:對未來的不確定感

近代,環球市場的激烈競爭,科技技術快速的改變,產品市場週期的縮短,廣泛性的低薪,工作時間過長,與畢業就可能要遠赴海外等壓力。報章、媒體經常性報導,增加大學生對未來的不確定感,甚至焦慮、恐慌、茫然。有些大學生對什麼科目都不感興趣,不是他們能力不夠,而是學習的意義不夠;有些學生上課難以專注,不是他們不在乎成績,而是讀書的意義愈來愈不明確。

這些時代性的焦慮,使得許多大學生沮喪、開始逃避現實,在教室裡睡覺,或是沉湎於網路世界,或是以漫畫情節作為舒緩,或是拚命打工,賺些零用;甚至在毒品中尋找歸屬。

在人類的歷史上,很少有一個時期的學生,像近年的大學生,對日後工作的焦慮,與對未來的不確定。其實,學生在18~25歲是個做夢的時期,是學習能力最強的時候,應該勇敢朝夢想走,努力裝備自己,是對未來最好的投資。親愛的同學,無論時代如何改變,每一個人都是在摸索中學習,隨著時間,答案會逐漸顯明。

我喜歡job的意義,job不只有工作的意義,也是做事的態度。如同拼圖,job的原意是一片片的拼塊,學生無論念任何科系,他們所獲得的拼塊,都是美好的,大學教育不會傷害學生,給學生爛的拼塊。但是學生畢業後要找其他的拼塊,繼續拼下去。我們每一次的拼圖,都需要信心。信心之旅是人生中,最有趣又最具挑戰的事。

就算拿到爛牌,也要用心打下去

20世紀,著名的心臟醫學家道西葛(Helen Taussig, 1898-1986),她是歷史上兒童心臟病─法洛式四聯症(Tetralogy of Fallot)的突破者,因為她的努力,許多兒童的生命獲得拯救。但是,她從小是個讀書障礙(dyslexia)症者,她對單字b與d,p與q無法區分,她也常將261讀成621。她在中學時又罹患肺結核,幾乎致命。後來,她自哈佛大學畢業,成為心臟科醫生,實習時又染病毒,病後失去兩耳的聽力。如果人生像是一場牌局,她年輕的時代,所得的幾乎是一副爛牌,但她以僅有的,將牌打下去。

她學習手語與讀脣術,保持與病人溝通,用手的觸覺,取代聽音筒,她寫道:「我總在自己的有限裡,尋找最佳的角度幫助人。」又寫道:「我將自己身體的殘缺,當成一門課去學習,許多人還沒有這種機會。我也學習集中自己的精力,做最重要的工作。」她帶著信心奔跑前面的道路,將沮喪遙遠地拋在後頭。

她一生沒有結婚,有更多的時間、體力幫助他人。1962年,她發現減少懷孕嘔吐的藥品─沙利竇邁(thalidomide),會進入母親的胎盤,影響嬰孩的基因,產生畸形兒。這藥上市不到10年,已使得10,000個以上的嬰孩,出生就沒有雙手。她努力四處遊說,阻止該藥繼續使用。她在晚年時寫道:「不要憂慮自己的工作,沒有得到當得的回報。假如做得好,將獲得尊重,尊重是我們在世上作事最好的報酬。無論從事任何的工作,只要抱著你所做的,無論大小,將使這世界變得更為美好的信念。依此信念,安靜地去工作,你將過有價值的一生。」她的人生就是見證這句話,她將許多片看似殘缺的拼塊,末了拼成最美的一幅畫。

拼完才看得見全貌的拼圖:我的故事

1979年,我自學校畢業,有兩個工作機會,一個是位於台北市廣州街某德國代理商的工作,月薪15,000元。另一個工作在內壢,從事環境污染的改善,月薪7,600元。幫助環境是我學生時代的夢想,我選後者。當年,公司聘任兩位新人,經過三個月的試用期,我們成為正式員工。又過了三個月,公司發布升遷名單,結果是他,不是我。我心中有些難過,四處出差,從事野外調查的工作,未去打聽自己未獲升遷的緣由,做好我的事,就是我的任務。

再過五個月,那位早升遷的同仁,忽然離職。公司的主管找我去,沒有讓我接他的職位,卻要我在一個月內,完成對方未完成的工作。我還是完成了。完成後,又過了幾個月,公司的主管換人,新來的主管連升我二級,成為「助理研究員」,薪水增加到8,500元。以後的一年半,我在這工作學到許多野外經驗,有機會走遍台灣各大、小河流,看了許多污染的現場,替受害的農民申請。農民對我的尊重與歡迎,遠超過薪水所代表的。我後來自覺所學不足,出國留學,在環境污染的領域繼續深造。

親愛的同學,只有將拼圖拼到完的人,才能看清每一片拼圖塊的意義,與整幅拼圖最後的全貌。我們將發現一生中最偉大的,還不是我們完成什麼,而是發現我們是上帝手中的工作,上帝使我們成為祂的傑作。

課後點滴

「老師,我看你喜歡自己的工作,一個人如何長期喜歡自己所做的事呢?」學生問道。

「噢,有三個理由。第一,一個人有事可做,絕對比無事可做要『好』。無事可做才難過,有事可做就要喜樂。」我說道。

「第二個理由呢?」學生帶著興趣問道。

「我有兩種性質的工作,一種是我的職業,那是我的主業。另一種是我的興趣,那是我的副業。例如當個教授是我的主業,寫作是我的副業。主業是賺錢謀生用,副業是自己最想做的,不為賺錢。主業的穩定性,給自己有從事副業的空間。從事副業的喜悅,加深主業工作的光彩。興趣變成主業工作,就會愈來愈沒趣。我是將工作與興趣分開的人。我念大學的時候,三分之二的時間念好自己的科系,三分之一的時間從事自己有興趣的事。」我說明道。

「第三個理由呢?」學生繼續問道。

「無論從事主業或副業,我都學習跟隨耶穌,認識我的主,是我從事任何工作最好的報酬。」我說明道。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2

鄭巧琪專欄:音樂讓生活中平庸的一幕幕變成珍珠

文|鄭巧琪 圖片提供|國家交響 …